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V棟13樓》

6. 在至高處親吻你  K x L


「Leo哥不能說謊,明天我在地下室等你,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喔!」

電話那頭可愛的聲音,像是在叮嚀戀人一樣的說著

「嗯,好,我知道的,在煥也要關店了吧?」
鄭澤運窩在床上,看著每週五固定的娛樂節目,小小的聲音也傳到了電話另一頭

聽到鄭澤運的答應,讓李在煥傻傻的對著咖啡機笑著,這時李在煥也把本來抱在懷中的咖啡豆放下

轉過身,看著冰櫃裡剛剛自己特地多留下的提拉米蘇,還有特地為明天約會準備的水果果凍笑著「Leo哥我等等可以去你家嗎?提拉米蘇,Leo哥不是最喜歡了?今天做多了,Leo哥願意收下嗎?」

「…真的是多的?不是在煥你故意留的對吧?要是…」
鄭澤運不喜歡李在煥這樣,所謂公器私用,雖然到頭來他還是收下李在煥給的所有

「哈哈,哥~收下吧~」
李在煥知道鄭澤運的脾氣,但他更知道,他敵不過自己的撒嬌

「…早點回家,外面很冷的」
「嗯,哥你等我喔~」

李在煥巡視了一遍,確定店裡的水電一切都有安全的關閉,才笑著走出Blossom

叮咚-

小小的腳步聲,在墊高的木質地板上傳了出來,這是李在煥喜歡的聲音之一

「在煥,辛苦了」
對,這是李在煥最喜歡的聲音,鄭澤運的聲音
軟軟的,小小的,帶著像是孩子一樣的奶音,都好喜歡

李在煥看著穿着粉色毛衣的鄭澤運,揚起大大的笑,雙臂也大大的張開把鄭澤運攬入懷中

「澤運好香~感覺好好吃~」
李在煥也用他高庭的鼻尖蹭了蹭

「在…在煥,很癢…別這樣」
鄭澤運很容易害羞,就像現在耳根早就紅透了

「澤運給,真的是做太多的~」
「謝謝在煥~」
鄭澤運接過蛋糕盒笑著

李在煥知道鄭澤運很開心,看著鄭澤運的笑,李在煥覺得什麼都不重要

因為重要的,就是鄭澤運開心的笑著


手輕柔的撩起鄭澤運耳旁的碎髮,揉了揉剛剛發紅的耳朵,李在煥也親上鄭澤運看著自己發楞的小臉
「澤運早點睡,蛋糕可以冰冰箱,但澤運要睡飽才可以」

鄭澤運像是乖巧的孩子一樣,看著李在煥點著頭「嗯…在煥也是,早點睡,今天很辛苦呢~」

因為李在煥的堅持,鄭澤運只好乖乖的說著晚安,關起門進到房間

但其實李在煥也曉得,鄭澤運不可能這麼早睡,不是不願意,是不能睡,是因為太溫柔

「澤運,我回來了~」
「金元植!別爬窗戶!」
「但我想澤運,所以一定要看看澤運才行~」
「幼稚…你真的!唔~」

聽到聲音,聽到那柔軟的聲音沒入到另一人口中,李在煥笑了笑,打開了明明就是一模一樣的大門,但相對卻很沉重自己在對門的家
「對呀,你還在期待什麼呢李在煥?不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嗎?」

這場戀愛競賽中,其實早就沒有什麼平起平坐,或是同一個起點可說,因為大家都有自己獲勝的籌碼,只是籌碼的大小問題而已

那自己的籌碼是什麼?

這是李在煥常常問著自己的問題,沒有車學沇驕傲的一生知己,沒有李弘彬的美麗,沒有韓相爀的惹人疼,更不用說金元植那莫名讓鄭澤運在意的特別存在,那屬於李在煥的籌碼是什麼?李在煥不懂,也不知道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好像…什麼都沒有可以比
「但我還是喜歡呀~我真是不死心,應該說大家都不死心呀~」

搔亂了被熱水沾濕的頭髮,看著被溫熱的熱水給沖散的泡沫,李在煥知道,不只有他,其實大家都很清楚,之後的總有一天,那對他們貪心的人,會曉得自己其實只對其中的那人多給了好多,好多,他們其他人沒有的……那名為“愛”的虛幻名分

拍了拍臉頰「加油!明天,是最後一次約會,至少,要是美好的,振作!」


………………………………………………



隔天一早,李在煥早早的就先去到Blossom,除了把做好的果凍放進保冷袋,更是因為鄭澤運做了早餐跟今天的午餐三明治

看了看時間8:15
李在煥笑了笑「很好~那現在就是去載我的小王子大人了~」

開到小區,李在煥直直的往他們住的V棟地下室開了下去,才剛開到地下室就定位

通往地下室的門打了開來,一身白色到襯衫,簡單的七分牛仔褲,黑色高筒帆布鞋,雖然簡單但配上鄭澤運的臉龐,卻讓鄭澤運像個剛上大學的孩子一樣

朦朧的眼神根本沒有看到李在煥的車子,一直左顧右盼的張望著

李在煥在車上看著這樣的鄭澤運,突然覺得鄭澤運像隻找尋主人的小貓一樣,垂著耳朵與尾巴的那種小貓「原來澤運可愛的是剛睡醒的時候~」

李在煥探出頭,揮了揮手,同時也喊了鄭澤運「澤~運~~這裡這裡~~」

聽到李在煥的聲音,鄭澤運才像是睡醒了一樣,朝著李在煥微笑著的走了過來

「在煥早安」
軟呼呼的奶音,加上剛睡醒的微微沙啞,李在煥腦中只有“非常迷人”這四個字

手也跟著心,揉上鄭澤運的頭髮「Le…澤運早~今天是約會,所以我不會喊你哥的喔!」李在煥笑的開朗,像是個太陽一樣

雖然對“哥”這個字已經沒有什麼渴望度了,但還是不自覺的敲了李在煥那毛茸茸的腦袋,噘著嘴「沒禮貌…」

「哈~隨你說~上車吧~」

上車沒多久,李在煥馬上貼心的在等紅燈時,拿出自己一早做的三明治跟鄭澤運喜歡的香草拿鐵

「謝謝在煥,不好意思讓你…唔!」
還沒說完就被李在煥牽起了手,除了把三明治塞入鄭澤運手中,還不忘在手背上留下一吻
「不好意思什麼?我的澤運今天只要享受小王子的待遇就好了~」
說完還不忘送個秋波

一路上除了音樂電台播放的音樂,也混雜了李在煥的笑聲,鄭澤運的歌聲

歡樂的坐車時光,讓本來要幾個小時的車程,一下子就到了一樣

停好車子,拿下準備好的東西,看著獨自一人往前衝的“小王子”,讓李在煥笑了出來,快步的走上前,牽起鄭澤運的手「澤運這樣真像孩子,所以要緊緊牽著,才不會弄丟」

「…我那是,我只是…隨你說啦!快點進去吧!在煥!」
雖然很想反抗李在煥,但一看到李在煥的笑臉,鄭澤運的攻擊力瞬間降為零,扯著李在煥牽著自己的是手說著


雲霄飛車,自由落體,咖啡杯,金礦山,當然還有去到遊樂園一定要玩的旋轉木馬,鄭澤運的笑容,可以說是從第一項遊戲到最後一項都是掛在臉上的

下午,到了吃飯時間,李在煥也拉著已經玩的瘋了的小王子到了有樹蔭的小涼亭去

一坐下,李在煥馬上遞上水「小瘋子,是多久沒放風?」

鄭澤運接過礦泉水,扭開瓶蓋就是一陣狂灌,差不多半瓶水進到肚子,鄭澤運才笑著說「大學跟學沇來了最後一次後就沒來過了~跟在煥來玩真好~」

看著對自己笑的像孩子一樣的人,李在煥的笑容更是多了溫柔,勾了勾因為汗水而濕了的碎髮「嗯?怎麼說?跟學沇哥不好玩嗎?」

「當然!那傢伙不喜歡刺激的,所以都是我自己去玩,他就坐在一旁顧包包,這樣一點都不好玩,所以…今天跟在煥一起來,很開心,很開心~」

「你這樣說學沇哥聽到一定又要那邊哭喊了,哈哈哈」
「誰管他,誰叫他都不玩」

「吃午餐吧,澤運肚子餓了吧~」李在煥邊說邊把準備一早上的便當拿了出來

紫菜包飯,煎蛋卷,章魚小香腸還有各式的小菜

鄭澤運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李在煥「在煥吶,不好意思,我都……」
「是我約你出來,這些事應該的,再說,因為澤運我可是多學了很多菜呢~不知道好不好吃,澤運可以說是白老鼠說,哈哈」
李在煥搔著頭說著

鄭澤運知道,李在煥會的只有咖啡店裡的小點心跟小蛋糕,這種家常菜,對李在煥來說其實還是有點難度,看著厚度不同的煎蛋捲,腳粗細不同的章魚小香腸,鄭澤運知道,這一切都是李在煥的愛

「我開動了」
隨便夾了一隻小章魚就送進口中

李在煥則是戰戰兢兢的看著鄭澤運,把小香腸送進口中

「…好吃」
「真,真的嗎?澤運不能騙…」
「真的,沒騙人」

鄭澤運笑著說著,也夾了一隻小章魚送到李在煥嘴邊

「嗯!?!好吃!有熟也~~」

聽到李在煥的發言,鄭澤運有種苦笑不得的感覺,也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哈哈,當然又熟呀~哈哈」


……………………………………


傍晚的遊樂園有種不一樣的美,拿著一小袋小禮物的兩人,看著悄悄染上不同色彩的遊樂園

李在煥看著遠方的設施,突然的停下腳步,看著跟著自己走著的人,手也牽了上去
「澤運…最後一個,陪我坐坐摩天輪吧~」

鄭澤運也沒多想,只覺得今天都是李在煥慣著自己,現在只是說想坐坐摩天輪而已,自己哪有說的理由

「嗯,好」



看著鄭澤運的臉龐被染上了橘紅,李在煥覺得,不能讓鄭澤運在當鄭澤運自己口中所說的那壞孩子了


說到底,鄭澤運會誰都不選擇,也是因為他們叫鄭澤運別選擇,別多想
只因為他們不想要承認鄭澤運真的選擇後的結果,但結果為什麼是讓鄭澤運來承受“壞”這個字眼

李在煥覺得夠了,他不想要因為這樣的溫柔繼續沉淪下去

「澤運吶…我喜歡你喔~」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看著窗外的人,李在煥笑說著

「…我,我也喜歡在煥」溫柔的笑著
這就是鄭澤運,不會討厭,但那個喜歡不是李在煥想要的喜歡

「澤運怎麼看大家的呢?」
「大家?」

「澤運吶…要是我要你做選擇,你會…選擇我嗎?」李在煥牽起鄭澤運的手,壓在自己的胸膛,撲通撲通的心跳聲,隨著觸碰,來到了鄭澤運的心

鄭澤運刷紅了臉耳,支支吾吾的,“不會”這是鄭澤運知道的答案,但說不出口,李在煥的溫柔,李在煥的可愛,李在煥的貼心,李在煥的所有所有,各種原因,鄭澤運說不出口

李在煥知道鄭澤運的答案,也知道那答案會讓自己的心馬上支離破碎,但要是鄭澤運不說出那個答案,不只是自己,還有其他人都是一樣的,都會一直,一直這樣無止盡的繼續下去

「澤運就是這樣…太溫柔了,你這樣一直慣著我們,有天你會累的……」
「…我…在煥吶……我們不」

鄭澤運不想,他知道李在煥說的是什麼意思,他知道,但更知道當他認真做出選擇,他們臉上會出現的不同表情,更讓澤運覺得難受

鄭澤運別過頭,看著早已低下的夜色,他知道他自己現在絕對不能看到李在煥的臉,會心軟,會心疼,會難過,他不想

李在煥其實早就預想了很多很多的可能與結果,當然,鄭澤運這樣的反應也有在自己預期內

牽起原本按在自己胸前的手,親吻上白皙柔軟的手背,微微乾燥的唇,來回的磨蹭著,開口的熱氣,也一併的傳到了手中
「澤運,我知道…你不會選擇我的…」

聽到李在煥這樣說,鄭澤運馬上想開口,卻也馬上被李在煥的話給堵上

「我沒有你跟學沇哥的好關係,沒有弘彬的美好外貌,沒有小爀的貼心……」

「在煥…我…」
「更沒有…元植在你心中的重要,我都知道,一直都知道的」

鄭澤運不懂,為什麼李在煥是笑著的,那個自己最喜歡的笑容依然對著自己笑著,但卻是說著讓人悲傷的話語
「別說了,在煥,我…」

「嗯嗯~不行,我一定要說完,一直看著,因為我一直一直…都看著澤運呀~澤運看著元植會笑的很開心,像個孩子一樣,看著元植,澤運會把那些隱藏在我或是其他人面前的孤單,難過或是悲傷都讓元植知道,看著元植的澤運會毫無頭緒的讓元植撒嬌,我都知道…因為澤運喜歡元植呀…就像我…好喜歡好喜歡澤運一樣,好喜歡」

李在煥知道這樣說完,鄭澤運一定還是一臉困惑,更不會因為自己這樣說完而認清或是說出自己的心,但他還是想說

因為李在煥不想再騙自己,更不想要鄭澤運在騙著自己

說完話,李在煥看著眼前皺著眉看著自己的人兒,但自己還是溫柔的笑著,手也揉上鄭澤運的眉「就算澤運皺眉也好看呢~」

「……為什麼,為什麼在煥要這樣…我不懂」鄭澤運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他不懂李在煥剛剛一切的告白

「噗~澤運真的好可愛」
李在煥看著已經升上最高處摩天輪,手也把一直低著頭不看向自己的人兒撫了起來,鄭澤運的雙眼明顯的紅了不少,水氣也不騙人,但主人的倔強,所以一直關在眼裡

「吶~澤運,讓我在耍賴一次吧,聽說…在摩天輪的最高處親吻,會一輩子在一起呢~」
說完李在煥也輕柔的吻上鄭澤運

溫柔到讓人想哭的吻,就像李在煥一樣

鄭澤運喘著氣,整個人被吻的軟呼呼後的靠在李在煥懷裡,手揪著李在煥的帽T奶著音說著「…笨蛋,都知道…那為什麼…為…」

「因為喜歡,因為愛,因為…對方是你」
「我……」

「不好意思,請往出口處走~」
一個輕巧的聲音劃過鄭澤運的疑問

李在煥也當作沒聽到一樣,牽著鄭澤運就往出口走去,當然,面子薄的鄭澤運又是刷紅的臉被李在煥牽在後頭的走了出來

手中得溫暖,還是依然毫無吝嗇的傳到了對方手中
但心中那深處,卻有了淡淡的變化
李在煥是,鄭澤運也是


【不是不喜歡,更不是因為不愛,是因為不想看到你為難,澤運呀~我還是好喜歡你】



………………The End………………

 

 


因為對我來說在煥跟澤運是特別的
是我的初CP呀~

讓在煥成為第一個說開的人
是很久之前就想到的事
雖然大家都是溫柔的人
但總覺得在煥很適合這樣的設定

與其讓自己喜歡的人為難
那還不如自己不愉快來的好

這是我覺得的李在煥

他是小太陽,小可愛
所以他的溫柔是讓人覺得溫暖的

下次就是完結了
感謝大家沒遺忘V棟系列
真的

 

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文喔~
也歡迎大家給圈圈意見喔~~

我愛大家~
下次見拉~~


评论(2)
热度(24)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