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 監護人 】XO系  REO


煙霧繚繞,加大的浴缸裡金元植抱著鄭澤運
不停的在鄭澤運身後蹭著,這吻吻,那親親的,突然
「前幾天爸爸來信了,還有聖誕禮物…」鄭澤運打破了安靜,手也握上了圈住自己的手

金元植不以為意的親了親鄭澤運的耳朵「朴先生?」
鄭澤運點了點頭

<朴先生>,朴時賢
這是金元植對這個被鄭澤運稱為爸爸的男人的尊稱

鄭澤運是被車學沇撿回來XO的,當然條件就是為自己工作,因為車學沇就是看上了鄭澤運才會把鄭澤運給帶回來

雖然張藝興是鄭澤運的第一個客人,但要像張藝興一樣不對鄭澤運動手的人少之又少,但也因為朴先生的買斷,讓車學沇有錢賺,也讓鄭澤運不用用身體賺錢,更讓鄭澤運在碰上金元植前都是完整的,應該說,至少沒有被吃乾抹淨

「爸他說…英國很冷,有時起霧,但聖誕節時好像會放晴,還說到時下雪會拍給我看呢~」
鄭澤運握著金元植的手玩弄著,臉上也帶著溫柔的表情

「我還是不喜歡你叫他爸爸…」
「元…」
「哪有爸爸會對自己兒子動手…」
「金元植!」
「我知道…但那畫面我怎麼可能忘掉,一想到要是我在慢個幾分鐘……就覺得很無力,很氣自己為什麼不早點或是比學沇哥更早把你帶走……」

對,就像金元植說的,只差臨門一腳,鄭澤運就被朴時賢給上了,但實質上是鄭澤運自願的


----------------------------------------


朴時賢與結婚6年的妻子離婚,只因為一個男人,一個自己深愛的人,但那人卻因為工作上的耽誤,讓朴時賢以為連他都不要自己了,其實只是一個簡單的誤會,但在人最為孤單的時刻,根本沒有想去想任何原因的頭腦

來到了XO,鄭澤運跟往常一樣的陪著朴時賢,知道這件事後,鄭澤運皺著眉抓起朴時賢的手,往後面的小房間走去,途中也攔住了其中一名服務生「跟學沇說215號房我開的,我今天接客,還有……」
這時鄭澤運拉近了與這名被抓住的服務生的距離,靠在他耳旁「有吃藥……幫我跟學沇說」
那名服務生下嚇了一跳似的,看著鄭澤運突然明了他的話,紅著臉馬上點著頭快步的離去

一進到房間,鄭澤運也因為剛剛偷吃的媚藥開始奏效,對一個20出頭,沒有任何經驗的鄭澤運來說只能用懵懂的知識告自己,做就是了,這樣不會覺得熱,不會覺得癢


----------------------------------------

 

沒什麼肉但還是防範一下所以往這走 -- > / - \


----------------------------------------


這時,車學沇帶著還未真正認識鄭澤運的金元植與朴時賢的戀人金政桓推開了大門


看到眼前狀況,車學沇鬆了一口氣,而金政桓一進到房間,馬上大步的往朴時賢的方向走去,一把攬過抱著鄭澤運的朴時賢,把兩人雙雙圈住,聽起來生氣卻是溫柔的聲音「你這兩個白痴!」

「政…政桓…」
「你多等我30分鐘也不願意,不願意就算了也給我看手機!傻瓜!」

鄭澤運抓住了金政桓的手,用著小貓眼看著「金先生,不要…不要怪時賢哥~」

看著抓住自己的鄭澤運,金政桓無奈的對著鄭澤運笑著「你也是傻瓜…你可知道那傢伙多保護你嗎?保護你到連我弟想認識你他都不肯的地步呀~」

鄭澤運其實腦子一片混亂,什麼保護,什麼弟弟,他根本一點都不懂,一臉可愛的看著眼前對著自己笑著的金政桓

「你別抱著他…」
「呵~人家還不認識你,你就開始護著人家?」
「放開你的手金政桓」
「給我叫哥!」

金元植拍掉原本金政桓扳著鄭澤運的手,攬過鄭澤運,讓鄭澤運靠著自己
這是時車學沇也走了過來,蹲在床沿邊看著鄭澤運,手也撫上發紅的臉「澤運…你吃了幾顆藥?」
「?什麼?我也不知道…好像3顆吧~學沇~學沇~」鄭澤運看到車學沇馬上一把抱住,蹭著車學沇像貓兒在撒嬌一樣的蹭著

車學沇嘆了口氣,搔著窩在自己頸窩毛茸茸的黑髮說著「金先生,朴先生您兩能和好,我感到高興,但我們這隻小野貓……你是要我怎麼辦呀~我可不可能讓他一直這樣,更不可能去收服他呀~」

金政桓笑了一下,指了指站在車學沇身旁的金元植「他,給他吧,雖然一頭銀髮,看起來很愛玩,但我相信…這傢伙會比我或是時賢,更或是車當家,更會好好的對Leo,寵著Leo的~」

「但,金先生你知道我們XO的規定,不能因為是金先生你弟弟,我就…」

「……金會長」
金元植勾起鄭澤運垂在一旁的指頭說著

「金會長,雖然明天才上任,但我相信車當家不會這麼介意就這短短一天跟我計較的~」說完也輕鬆的抱過黏在車學沇身上軟綿綿,身體卻異常燥熱的鄭澤運說著

「!?所以金…金先生你……」
突然明了的車學沇睜大眼看著金政桓
「我交給我弟了,再說那傢伙可是為了Leo
才願意跟我接手的,因為我們都知道…錯過就不會回來了」金政桓看著朴時賢說著

這時,金元植發現被自己被抱著的鄭澤運則是迷糊的蹭著自己,手也開始扯著自己身上的黑色襯衫「好熱~澤運好熱…」
金元植則是寵溺的看著鄭澤運「車當家,你沒答應我是不會做任何事的,但…只要你一答應,Le…鄭澤運之後的一切就是我的了」

車學沇不是不相信,應該說是太多衝擊,金元植他不是沒看過,因為這一年來,只要金政桓來XO,都會看到跟在身後的金元植,重要的是,來了之後不叫客,不喝酒,不抽菸,只盯著鄭澤運沒做別的事,車學沇看得出來他對鄭澤運的喜愛,老實說車學沇滿喜歡金元植的,外加金元植是個有禮貌的孩子

車學沇嘆了口氣,手也揉上鄭澤運的黑髮
「想必你調查過了,澤運…他怕生,我懂你的意思,我想他不會這麼簡單的饒過你的,在你今天抱了他之後…就算是他的要求也一樣的,元植」說完車學沇看著金元植無奈的笑著

「呵~當然,我可做足了準備,因為…我就是喜歡這隻可愛的貓~」

「他很傲嬌,但他很乖的…」
「我知道」

在那之後的之後,只要一想到,鄭澤運都覺得那次的事,其實自己一點都不後悔要朴時賢抱自己,因為那次之後鄭澤運相信了這世上還是有著叫“愛情”的東西,知道相愛不是簡單的事,但也是一個能證明自己還存在的證明

也因為這件事,認識了當時只能遠遠看著自己的金元植,雖然兩人一路也是跌跌撞撞,但還是在一起了,因為愛就是這樣,最終,只會記得最甜蜜的時光,不是嗎?


----------------------------------------

「想什麼?」
金元植在身後用手掌撈起熱水,澆著鄭澤運露出水面的粉嫩肩頭,好奇的問著

鄭澤運搖了搖頭「我在想,要是那時你不勇敢,你不是金會長,我們會是怎麼樣」
牽起金元植的手,鄭澤運轉過頭看著金元植笑著

金元植捏了捏鄭澤運因為熱水而發紅的鼻尖「不會的,因為我是為了一個叫鄭澤運的男人而去當那所謂的金會長的,所以…不可能有別的選項,這不是選擇題更不是是非題,他是一個標準答案」

「改天…我們…」
「過幾天聖誕節…我帶你去找朴先生吧…」
金元植擁著鄭澤運說著,想著應該要起來了,水都溫了

「元植!?」
聽到金元植這樣說着,鄭澤運馬上高興的轉身抱了上去
看著如此可愛的鄭澤運,金元植笑了笑
「再怎麼說,他是你喜歡的人,你的…“監護人”呀~」

「嗯~啊!不知道金先生他…」
「不用管我哥,他有朴先生就夠了」
金元植揉著鄭澤運濕漉漉的髮說著

「元植還是不喜歡金先生?」
「是說…澤運呀~」
「嗯?」

「你不覺得現在不是討論我哥的時候嗎?」金元植壞心的向坐在自己身上的鄭澤運向上頂了頂

這時鄭澤運瞬間紅了臉,整個像是要燒起來一樣「我…我要出去了,我…唔!」

還沒離開水面就被金元植一把圈了回來,順勢吻了上去,黏膩纏綿的吻,在無限回音的浴室裡充滿了舌與舌的交纏聲

「唔嗯~」
「澤運好甜~」
「嗯~等…我…去床上…不要再浴室…」
「呵~我會溫柔的~就像那一晚一樣的~我愛你澤運~」

【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但我們相遇、相識、相愛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The End………………………


就是...有點矯情的過程XDDDDDDDDDD

因為有孩子問我在認識元植時澤運接過客嗎?
老實說

我想是有的
只是沒有做罷了

因為被學沇撿回去時還未成年~((這是設定!!設定!!!

((其實輩分大小還是一樣,只是我設定澤運跟學沇年紀多差了2.3歲這樣ˊ_>ˋ


所以我們還是照著法規走的~~~ ((你好意思說法規!?!?XD


至於裡面出現的人物
名子是我隨意取的~
腦子浮現這名子就這名子~
要是你要忽略其實也沒差~


其實我也不想要澤運被糟蹋((我愛澤運
所以就算上了也是吃吃果實而已~ ((我人真好


反正送到金元植手中的澤運還算是完整的~
所以很OK!!!!! ((你看我對你多好金元植


所以目前我手上沒文了
撇除手上堆的坑外沒文了XDDDDD

所以歡迎大家給我方向喔~
你的一句話就會變成新的文XDDDDDD

最後!!!!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篇~
我愛大家~


下次見~ 


评论(16)
热度(26)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