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XO】設定文 ,不懂請先看這 --> @


人常常說,貓是傲嬌的一個動物,不愛撒嬌,又高傲,一點都沒有狗狗的可愛

但其實這都是主人寵出來的,不然貓也是會撒嬌,討抱抱,討親親的
比如…現在裸著上,穿着小內褲,身躺在金元植大床上的鄭澤運就是個好依據

「不去…」鄭澤運一手撐著染紅的小短髮,一手拿著薯片,邊吃邊看著電視上播著的搞笑短劇
「!?為什麼?一起去!鄭澤運一起去!」金元植從浴室露出一個委屈的腦袋,看著他的女王大人

「誰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鄭澤運也不是笨蛋,去巴里島渡假?明明就是去巴里島運動!!

要是剛認識鄭澤運可能會傻傻的說著好,但都交往這麼久了,金元植在想什麼,鄭澤運用鎖骨想都知道,他才不想去到巴里島一天到晚都在高級的巴里島大床上度過

不過說真的,其實鄭澤運是想去的,巴里島的海灘,巴里島的美食,他都想嘗試
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多餘運動,鄭澤運只好選擇忍痛說著不要

「…那,我找車當家陪你一起去!?」
「…找學沇…嗎…?」
看到本來軟軟躺在床上的貓兒動身,金元植知道自己的小方法成功了

「嗯,找學沇哥陪你去,這樣…澤運願意跟我一起去嗎?」
金元植梳洗好,走出了浴室,大長腿一下就跨上了大床,一手圈住撐起身的鄭澤運,手也順著剛剪短的俐落短髮

鄭澤運像是得到魚吃的貓兒一樣,軟軟的抱住金元植的側腰「好…跟元植,還有學沇一起去…吶…植,這是我第一次出國呢~」

「嗯,所以一定是要跟我一起,不能是別人~」
「幼稚…」

 

………………………………………… 


磅-

厚重的木製大門就被人重重的摔了開來,坐在辦公桌前的人頭也不抬的,看著眼前的資料,但也明確的叫著那闖進門來的人「李弘彬別摔門,門跟你沒仇~」

「你帶學沇去做什麼!」
「還能怎辦,我家小貓不陪我,只好連車當家一起請去呀~你以為我喜歡啊!」金元植看著眼前瞪著大眼的李弘彬說著他的無奈

「你…我…」李弘彬知道鄭澤運對車學沇的執著,不是他擔心的那種愛,而是對於鄭澤運來說,車學沇給他的那誰也不懂的安全感,再說,只要關於鄭澤運,車學沇不管什麼都是好一個字

因此李弘彬聽到金元植這樣一說,其實也無話可說的乾瞪著眼的看著金元植
金元植也了解李弘彬,再怎麼說,兩人都是一起長大,有甚麼不懂的?

金元植放下手中的資料,無奈的笑著「你怎麼?一起去不就得了?機票…車當家的就算你的~我已經訂好機票跟飯店,你也沒有說不的了,記得把款項匯到我私人戶頭~懂?李董事?」

李弘彬也馬上露出一臉你這個不要臉的鄙視表情,但…也沒有不好,反正能跟他的車學沇一起去,沒有不好
「…小氣鬼,一起付會死一樣,我們金會長好小氣」

「那這樣,李董事是不想去了?那我請人把李董事的機位給…」
「誰說我不去!我去!一定去!你這見色忘友的小氣鬼!我等等請我秘書匯給你,但…房間我要…」
「你廢話!難得跟澤運出國,誰要跟你一起呀啊!當然我跟我澤運,車當家歸你管~」
「做的好,金會長」
「那當然,李董事」

以上,你們所看到的,就是大家常說的狼狽為奸的最好範例


當然這種交易,怎麼可能讓兩隻可愛動物區的小動物知道,他這兩隻狼的想法呢


…………………………………………



到了要出國當天,到了機場,鄭澤運看到李弘彬時瞬間黑了臉

「你在這做甚麼…」

李弘彬當然不會害到自己兄弟,露出甜甜可愛小酒窩說著「當然是來護航呀~來護我的學沇~」

鄭澤運皺著眉頭「我又不會吃了他,你才會吧…」
「嗯~我會,而且好吃~」
「李弘彬!」
車學沇站在一旁看著這兩人鬥嘴之餘還是紅了臉

金元植這時一個身後抱的,把鄭澤運納入了懷中,蹭著小紅髮「澤運別生氣,不會都是你想的那樣的,我會帶你吃好吃的,看好看到…會是我們美好的回憶的」
雖然不開心多了個瓦數很高的電燈泡,但金元植的話到是讓鄭澤運像是吃了個定心丸一樣


扯了扯環住自己的大手,像是磨牙的小倉鼠一樣,懲罰性的咬了咬金元植的拇指肉,最後卻是像是安慰一樣的舔了舔做結尾

「說好…不能黃牛,我要吃好吃的,還要玩好玩的…」說完紅著臉抬起頭看著身後的金元植說著


「好了,上飛機了,兩人不要沒出國就開始閃,都閃到我都戴墨鏡了~」
聽到一旁的李弘彬調侃著自己,鄭澤運有點不開心的瞪了瞪,那種被激到的感覺衝了上了來
不一會,鄭澤運就露出只有“Leo”才會露出的笑看著李弘彬「我給你看更閃的…」


說完拉下了站在一旁傻愣的金元植,就是一個火熱的法式舌吻,結束後不忘舔了舔自己的唇,在看向一旁無奈搖著頭的車學沇,與第一次看到生人舌吻秀而滿臉通紅的李弘彬「這才叫閃~」


對,眼前的鄭澤運就是一只傲嬌,勝負慾強,不能隨意激怒的小貓
屬於主人的金元植順了順他鄭澤運的小紅髮「好…好啦,澤運我們走吧,車當家,我們走了喔」

車學沇問過,鄭澤運為什麼不喜歡李弘彬,鄭澤運就只是搖著頭,不說話,車學沇知道,只要鄭澤運不說,問到死都不會又結果

但其實鄭澤運的心很簡單,因為被搶走了

對,很小孩子氣,因為車學沇被李弘彬搶走了,那個在自己最無助,最想死的時候伸出手,接納自己、保護自己的人被搶走了,原本只會屬於自己的愛、關心與照顧,都要分給李弘彬,鄭澤運不喜歡,也不想要這樣

可以說鄭澤運自私,也可以說他小孩子脾氣太大,但這也是鄭澤運惹人疼愛的地方,雖然不太會表達,但他所付出的確是看不到的上千倍

坐上飛機後,金元植就看到自己的寶貝氣嘟嘟的瞪著斜前方座位上,露出頭頂的李弘彬

完全就是一隻受氣的小貓,盯著一隻頑皮的兔子一樣,金元植搖了搖頭
「別對弘彬這麼兇,澤運」金元植的手摸也摸鄭澤運好看的下巴,溫柔的說著

鄭澤運也像是只貓兒一樣,揚起頭給金元植搔著癢,但小嘴還是噘的老高「我,我沒有…」

金元植一手撫過鄭澤運的頭,讓不開心的小腦袋靠在自己肩上,唇也安撫的吻著「彬他是真的喜歡學沇哥的,我保證,就像我在學沇哥面前說過我只愛你,只疼你一樣,彬他…不會傷害學沇哥的」

「…」
「澤…」
「我知道…都知道…但就,就…」
鄭澤運都知道,但就是不想這麼就放手給出去,但這樣孩子的事,他怎麼能說出口
「嗯~?」
金元植不是假的愛鄭澤運,所以他的小脾氣他清楚的很,他雖然不能說出原因,但也猜到一二,因為鄭澤運就是這樣可愛

「沒事…不准問了!再問我就…就」
「就怎麼?嗯?」
看著臉越來越靠近自己,鄭澤運紅著臉推了推金元植,卻也拉上剛剛拿到的毛毯蓋上身,靠著金元植,賭氣的說著「睡覺!!」

「現在跟顆小番茄一樣,真相吃掉你~」
「你…!!」鄭澤運一聽到馬上轉向,看上剛剛說出這話的金元植,還沒說完,金元植的大手就摀上了想要反駁的嘴
「澤運乖~好好睡一覺,到了我叫你,澤運,好好休息~嗯?」
「…討厭,喜歡你……」
「我愛你」

…………………………………………

經過長時間的飛行,終於到了巴里島
一下飛機,鄭澤運就像個孩子一樣,瞪大了眼睛,不停的這看看那瞧瞧的,最後還因為看得太入迷,被李弘彬一把抓了上

「別這樣,你要是不見,我會被那兩人殺頭的,澤運哥~乖乖等著吧」
鄭澤運看著被抓住的手腕,再看看李弘彬的臉「你是不是討厭我…?」

「嗯?!為什麼要討厭哥你?難道哥你討厭我?」李弘彬其實被鄭澤運這樣一問,整個人被下了一跳,但自己本來就不討厭鄭澤運所以這問題對他來說沒什麼,不過反而讓李弘彬更想知道,這傲嬌的哥…是不是討厭自己


「…沒有喜歡…沒有喜歡就是了,但不是討厭」鄭澤運沒看李弘彬,而是看著那握住自己手腕到那雙跟自己差不多白皙的手

「那就好,我可不想被學沇喜歡的人討厭,尤其是澤運哥你」聽到不是討厭,李弘彬其實鬆了口氣

「…學沇,你不能欺負他,他容易哭,很膽小,不能說他黑,不喜歡咖啡,是小孩子口味,喜歡牛奶,尤其是香蕉牛奶…我知道你可能都知道這些,但就是想跟你說…弘…弘彬」

這時李弘彬稍稍知道為什麼車學沇喜歡鄭澤運,金元植會愛上鄭澤運的理由,因為他是個很暖的人,就是不會表達而已

「嗯,都知道,全都記在這了」李弘彬指了指自己心臟的位子笑說著
「澤運哥,別擔心,我不會讓學沇難過的,雖然我們相愛的過程很搞笑,但只是因為我不知道有甚麼辦法而已,相信我吧!」

「…暫時,暫時相信你」
「嗯~暫時也好,澤運哥,我也很喜歡你哦~」
「!?!!唔…為…我,我…」
鄭澤運被李弘彬突然的喜歡嚇了一跳,瞬間不只到該怎麼回應,突然…

金元植這時剛好辦好所有事,也拉著兩人的行李走了過來,就看當一個不知所措的小倉鼠被只調皮的兔子調戲著
「澤運是我的~你喜歡什麼?!去去」

「元植…」聽到金元植的聲音鄭澤運馬上轉過身,把自己塞到金元植懷裡

「好了~來到這也要吵,金元植你少幼稚了!走吧走吧!澤運都等不及出機場了說~」車學沇用著他堅持的優雅步伐慢慢的走了過來,捏了捏金元植與李弘彬的耳朵說著


結束幼稚園行為的一群人,坐上金元植準備好的車,一路來到了這幾天要當作家的飯店
當然以金元植的身份,理所當然的入住了總統VVIP房,不過問題又來了

「跟學沇,你們倆自己睡…」鄭澤運冷冷的看著金元植與一臉哭的李弘彬,手卻還是死死的揪著車學沇的左手臂

「澤運呀,你就不想跟…」還沒說完,鄭澤運馬上回了句讓金元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話
「想,我想的時候再去找你就好,不然我可能整個人會散在這大床上」因為鄭澤運句句實話,無法反駁呀~

但金元植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寵物咬著自己就算了

金元植攤了攤手,聳著肩「好,先不吵這,哪…澤運兒我們吃飯?嗯?應該很餓了吧?」

「…嗯,餓了……」
鄭澤運這時才還會過神,到時真的有點餓了,小手揉了揉自己沒有腹肌卻也沒贅肉的小肚子說著


來到金元植推薦的餐廳,四人馬上被帶去了一個高級包廂,沒一下連主廚都特地出來與金元植寒暄了幾句

送走回去廚房忙碌的主廚,正要坐下的人馬上被他的小倉鼠拉緊了手
「?」
「…別看,我牽一下不會少塊肉的」

金元植看著鄭澤運笑了笑「怎麼,沒看過我辦公所以覺得被煞到了?」

「就會耍嘴皮…」雖然口上說著金元植耍嘴皮,但牽著的手更是緊了緊

「啊,學沇哥沒有不吃的吧?澤運什麼都吃,我跟彬也不是很挑嘴,卻忘了問你」

聽到自己名字,車學沇馬上轉過頭看著金元植揮著手「沒,沒有不吃的,元植我沒關係」

「沒有就好,這家餐廳的餐點都很美味,我跟彬只要來都會來這吃上一回,所以一定要先帶你兩來嚐嚐~」金元植笑的一臉紳士無害

但看在一旁什麼都知道的李弘彬來說,覺得金元植要是平常能演的這麼好,就不會有那麼多大小事丟給他處理

一想到剛剛金元植對著鄭澤運說的什麼辦公,就讓李弘彬翻上好幾個白眼

金元植根本就是知道鄭澤運不是很懂英文來騙騙鄭澤運這可憐的小倉鼠,剛剛李弘彬一字不漏的聽到,金元植交代著等等的每道菜都要加點酒,紅酒白酒,只要是酒都可以的那種加法

雖然不會壞了餐點的美味,但…不大會喝酒的鄭澤運可能快是幾分鐘,慢是幾個小時,就會變成金元植嘴上那最美味的一塊肉

想到金元植對鄭澤運的佔有與喜歡,不經讓李弘彬發冷,心裡默默祈禱著鄭澤運這幾天還能開心的在巴里島玩樂


不過就像金元植計畫,李弘彬所想,吃完甜點後,鄭澤運已經滿臉通紅不語的垂著小腦袋,手中的小叉子在甜點盤中畫著殘餘的莓果白酒醬汁

雖然鄭澤運是金元植與李弘彬早就與想到的
但…坐在鄭澤運旁邊,李弘彬正前方的車學沇也沒好到那,這更是李弘彬沒想到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兩人都…」
「你等等會感謝我的,這兩人都不會喝酒,之前跟澤運喝不到一瓶真露他就醉了,當然我也順便幫你打聽到車當家也不會喝酒~~不錯吧!兄弟不是作假的~」金元植笑的像是調皮的孩子一樣,看著李弘彬,一點都沒有像是一個大公司的會長

「…彬~~你不吃嗎?學沇想吃~」車學沇發紅著臉拿著湯匙,看著李弘彬桌前的藍莓紅酒冰淇淋雙眼發亮著

「……」
「彬~彬~你給我吃好不好?好不好嘛~」

這時李弘彬轉過頭看著金元植,用著一種,金元植形容為看救世主的眼神看著自己

當然,金元植也馬上接受李弘彬把自己當作救世主一樣的揮了揮手

「看我…不要看他…」坐在對面一直不語,緊握著藏在桌下金元植的手的鄭澤運,抬起頭看著剛剛一直跟李弘彬說話的金元植

「澤運吃醋?」金元植聽到鄭澤運脫口說出這樣的話時,就知道自己的小計畫成功了

「你說你只…看我的…元植,好熱…」邊說,鄭澤運的手也不安分的開使扯著自己身上的黑色襯衫

「熱?不會呀啊~澤運怎麼會熱?」
當然,剛剛氣泡酒被自己偷偷放了的半顆催情藥當然熱,金元植想著

 

  …………………………………………


「澤運,跟元植回飯店?嗯?」
看著勾著自己指頭不放的小指頭,金元植笑的更是燦爛

「…嗯…回飯店…」鄭澤運垂著小腦袋,用著更為黏膩的奶音說著

聽到鄭澤運答應的話語,金元植馬上起了身靠近了鄭澤運,但金元植才剛靠近,鄭澤運馬上圈住了金元植的腰,小臉蛋也蹭著金元植的腹部,可愛的奶音也不知道的嘀咕著

看著這樣的鄭澤運,金元植只想馬上吃了鄭澤運

飄了飄眼一旁的李弘彬與車學沇,好像也好不到那「各自回去,帳我結了,澤運不行了,我先走」

李弘彬看著眼前吃著冰淇淋的車學沇點了點頭,示意著金元植可以走了

一路上鄭澤運各種不聽話的扭動著,雖然金元植知道這是鄭澤運是無意識的行為,但還是覺得自己的小元植可能不到房間就熱血沸騰了

只因為鄭澤運不是一下攀上自己,胡亂的親著自己,就是一下用自己的臀部蹭著已經忍耐要到極限的小元植
而且每口都是黏膩的“元植”與“植”,金元植覺得自己能忍受到飯店房間,真的是個正值的好男人

到了飯店金元植也因為下身火熱的崛起,只好要求飯店讓他搭上VIP電梯,到達屬於他與鄭澤運的樓層

「鄭澤運別蹭,別親…你知道我忍不住了…」金元植嚴肅的抱著鄭澤運看著前方

但偏偏鄭澤運就是個不到臨頭不會怕的小貓,完全忽視金元植的任何警告,最後還咬上了金元植的右側脖子「…這是元植說的印記,我也要給元植…元植…是我的」

「…你現在連話都不要說好嗎…」這可愛的話讓金元植紅了臉,更是緊緊的抱著鄭澤運

到達樓層,金元植直直的就往房裡的大床走去,一路上也開始回吻著被自己抱住的鄭澤運
「等等要是我不溫柔,對你壞,你就儘管咬我把…我忍不住了,澤運…」

鄭澤運靠在金元植耳旁,奶聲的說著推倒金元植理智線的最後一句話「用壞我把…元植」

 直達車  (1)  or  (2) 

 

…………………………………………

 

但金元植還算是說話算話,除了第一天的用心調教,往後的幾天算是安分,頂多這親親那親親,手亂來一下而已,至少讓鄭澤運有好好的休息,也信守承諾的帶著鄭澤運這玩玩那逛逛,當然更別說吃了

「我沒騙你吧!我會讓你玩到,吃到…還有愛到~」
金元植從後頭環住看著窗外美麗夕陽的鄭澤運,腦袋也蹭了蹭鄭澤運的頸窩,更是不自覺的嗅著鄭澤運身上發出的淡淡清甜

鄭澤運像隻乖巧討抱的貓,任金元植抱著,更是舒適的躺在屬於自己的胸膛中,瞇著眼說著「嗯…元植沒說謊,但前幾天…好累~」

聽到鄭澤運這樣說著,金元植不小心笑了出來「哈哈,那是澤運太久沒運動吧~要不然就是…」
「就是?」
鄭澤運狐疑的看著自己身後的男人
「就是澤運要生小貓給我了~」說完金元植也在鄭澤運瞬間染紅的臉頰上偷香了一個

「…笨蛋,不會生的啦……」
「不一定喔~要是能生小貓,澤運要生幾個給我~嗯?」
「……」

鄭澤運突然的不語,其實也讓金元植有些害怕,不管怎麼說,他的鄭澤運是個愛亂想的人
「澤運我…」
「一個…一個就好,我會好好的愛著他,不會…也不要讓他跟我一樣辛苦的好好愛著他」
「嗯,當然,我的澤運會是最好、最好的爸爸的~當然我也是~~因為我也是爸爸呀~~」
「……」
「怎麼!?難道你不要跟我生小貓!!」
看著眼前因為自己不語,而緊張的男人,讓鄭澤運覺得自己怎麼會喜歡他這樣的蠢蛋到這樣無可救藥呢?因為這是連自己都不懂一個問題

鄭澤運伸出雙臂圈住金元植的腰,更讓自己靠著金元植「傻瓜…除了你之外,那有人能讓我生小貓呢?傻瓜元植」

「……是因為你我才變傻的」
「沒關係,因為是元植,所以我都喜歡」
「我愛你澤運,下次…我們在一起出國玩吧…就我們兩」
「呵呵,但我不要生小貓了~哈哈哈」
聽到鄭澤運這樣笑說著,讓金元植知道,他的鄭澤運,這次很開心,而且願意再跟自己一起出來


「這由不得你決定~」
「難道你要綁架我?」

「你沒看到,你的心已經在我這裡了嗎~」金元植邊說邊指著自己心臟的位子

「…噁心…我,我…」
「哈哈哈,別害羞,我愛你澤運」


…………………………………………



當兩個禮拜後回到韓國沒多久,鄭澤運就收到了一個大包裹,讓全XO嚇到的禮物

「澤運這…這是?」車學沇一臉不解的看著一旁紅著臉,但開心的心情卻遮不住的鄭澤運

「喵~~喵~」
看著籃子中,喵喵叫的小奶貓,鄭澤運除了第一眼時翻了個白眼外,只剩下甜蜜的感覺

小心翼翼的雙手抱起小貓,水藍色,猶如玻璃珠一樣的美麗眼睛正看著自己,鄭澤運好喜歡,輕輕的親上貓兒的粉色鼻尖

「牠是我跟元植的…孩子~」

這時車學沇才發現,籃子一旁的小卡片

【這是我們的孩子,雪白的毛髮,調皮愛玩的個性,跟你很像
你說只要一個孩子,那就是牠了,我們會一起給牠好多好多的愛,讓牠知道,愛是什麼   】

「耍什麼浪漫,噁心…不過,這次就讓你耍吧,因為澤運因為你笑的很開心」
車學沇看著卡片皺著眉笑著說,但看著笑的開心的鄭澤運,突然覺得鄭澤運能愛上金元植,好像是件好事

 


【就說你會生小貓吧!】
【傻瓜元植】



……………The END……………

一個寫了很久很久的文
只因為VIP喜歡這設定~~

其實一開始寫慢是因為一下有靈感
一下沒有

中途也因為澤運生日文所以暫停了

這篇文…其實也說了一些之前【XO】沒說到的設定

但我也不想再多解說
我相信你們看完能猜出一二((其實只是我懶

當然因為這是空架
所以很多都是不現實的~
還是希望大家喜歡就是了

很久沒寫肉了
希望還能看((擦汗

最後…謝謝你們看完正文後,還願意看我廢話XDDD

我愛你們
希望喜歡

希望多留言跟我說好與不好~~
我愛大家~
我們下次見~

评论(21)
热度(27)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