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你 . 我 . 他 > 93Leo

「哥我們先走囉!」
「…嗯,回家小心」

目送那群嬉鬧的孩子,鄭澤運坐在化妝室裡,看著鏡中的自己,皺了皺眉「…應該,不會漂亮吧…」

對,鄭澤運又開始胡思亂想,只因為一個“女裝”

整團裡,就屬自己沒有扮過,老實說鄭澤運覺得自己不是屬於漂亮的人,再說自己也因為專輯流過長髮,要是漂亮的話就不會歸屬於黑歷史的一頁了吧

「?!哥怎麼還在這?」
「弘彬?你不是…」
鄭澤運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心裡有點慌,但好像又多了一點點的安心

「哥不回去嗎?在這邊做甚麼?等等跟朋友有約?」李弘彬邊收著包包,穿著外套問著鄭澤運

鄭澤運搖著頭,直盯著李弘彬不放,當然都一起生活這麼多年,就算不說話彼此都會知道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的意思
「哥,說吧,什麼事?嗯?」李弘彬穿好外套後,看著盯著自己的人輕輕的笑著

「…彬,你…你不會笑我對不對…」
鄭澤運雖然不個做作的人,但只要關於金元植就會變得有點扭捏,尤其是跟其他五人談起金元植的時候,比如現在

李弘彬拉了張椅子到了鄭澤運前方,一屁股坐下劈頭就問「元植?他怎麼了?又欺負哥了?嗯?還是床上方…」

聽到這鄭澤運馬上雙手摀上李弘彬的嘴,紅著臉的看著李弘彬「弘彬!」

「哈哈,好啦,不鬧哥你,所以…什麼事?」
「你先答應不笑…我才說…」

李弘彬舉起左手,像是發誓一樣「絕對不笑,真心…所以,哥什麼事呀…?」

「我…元植,元植會…不對,我…我…」
「哥~到底是什麼呀?」
看著眼前一臉慌亂的鄭澤運,讓李弘彬覺得有點可愛,手也不自覺的拉上鄭澤運一直躁動的雙手
「澤運哥,你就說吧!要是不能完整說出…說個單詞也…」
「女裝!女裝…我…」

李弘彬一個傾身,直直的盯著鄭澤運「嗯~澤運哥會很漂亮的~」
被李弘彬這樣一靠近,一個小稱讚,讓鄭澤運害羞到不知道該怎麼言語
「我,我只是…」
「試試?嗯?我幫哥~」
「……」
「嗯?澤…」
「好…」

聽到鄭澤運的答應,讓李弘彬露出可愛的酒窩,李弘彬也伸出手拉上鄭澤運往更衣室走去,好險剛剛在錄影時已經很晚了,這間休息室也不會有人出現,更不用說更衣室,李弘彬順理成章的拿過不久前換下的女裝遞給了鄭澤運
「哥試試,還是…你喜歡在煥哥剛剛那件?」
「都可以…」
說完鄭澤運一把抓上李弘彬的衣服就往更衣室走去

李弘彬也一臉趣味的看著現在的鄭澤運,老實說,要不是鄭澤運本身也是喜歡金元植的話,他李弘彬一定會把鄭澤運搶過來
但他知道,他這哥是真心喜歡他那像傻子一樣的摯友,就像剛剛一樣,為了金元植露出那樣惹人愛的表情
李弘彬也大概猜到鄭澤運想穿穿女裝的原因,只因為他們的小可愛主唱跟金元植剛剛的玩鬧,每每看到這樣的狀況,李弘彬都會想金元植是少根莖,還是故意惹鄭澤運注意

突然…
「哇!哇!!彬!弘彬!!」

聽到叫聲,李弘彬馬上跑上前去,鄭澤運也從更衣室衝了出來,看到自己眼前的李弘彬一把抱住的叫著「蟲…又,有蟲…」

李弘彬雖然高興鄭澤運抱著自己,但還是快點處理好他哥討厭的大朋友才行
「哥,沒事,沒事了,趕到門外了~」
「…嗯,嗯」

這時李弘彬才發現鄭澤運已經穿好剛剛自己穿着的黃色洋裝,只差沒拉好身後的拉鍊而已,李弘彬也笑了笑,把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兒,轉了個身,背向自己,輕巧的拉上身後的拉鍊

「哥…」
「…嗯?」
李弘彬不敢否認剛剛自己愣了愣,只因為剛剛轉身看相自己的鄭澤運…有點美的 讓自己愣住了

「我幫你…戴假髮吧!我可有經驗了~」
雖然不用假髮李弘彬就覺得鄭澤運像是一個可愛的短髮美女,但…既然要裝扮,就要裝扮的像一點才行

鄭澤運乖乖的被李弘彬帶到了剛剛的位子上,開始讓李弘彬來幫他戴上剛剛的大長髮
「哥,你別動,等等,我去找找有沒有口紅~」

說完李弘彬就開始翻找著有沒有Cody遺留忘記帶走的口紅,最終在一個黑色化妝包裡找到了一條粉色的唇膏,李弘彬開心的在手背上試了試顏色,露出了可愛的笑
「不錯,運氣不錯~」

「彬…?」
「啊啊!來了,來了~pink pnik的澤運哥就是要配pink pink的口紅呀~~」

聽到李弘彬這樣說,鄭澤運馬上一臉你在說說呀的眼神瞪著,但李弘彬才不怕他哥這小眼神,拍了拍鄭澤運的頭頂
「好了~好了~閉上眼睛,還是…哥你想看著我幫你塗唇膏~?」
「你快點…」

乖巧的樣子讓李弘彬有點想吃了鄭澤運,微翹的唇上了粉色的唇膏,看起來很可愛,而且再加上是鄭澤運的唇…顯得更加誘人美味

李弘彬承認自己不是什麼紳士,或是什麼善心人士,至少在鄭澤運面前不是

用著指腹擦著被自己稍稍塗到唇外的唇膏,李弘彬現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狠狠的吻上鄭澤運,直到唇彩被兩人抹淨為止,但…這一切都是幻想而已

李弘彬笑了笑,撫了撫鄭澤運的臉龐「哥,好了,來看看吧~」

鄭澤運慢慢的張開了眼,看著鏡中的自己,有點愣住的不知道說甚麼,臉也不自覺的又紅了起了「我…彬呀…我會不會很,很奇怪」

李弘彬不語的笑了笑,傾下身看著鄭澤運,一抹微笑後,是個輕輕的吻,印上了粉色柔軟的唇「…不會,哥很可愛,可愛到我都吻了你,你覺得呢?」

「你…我,我只是,你…」
鄭澤運被這突如其來的吻搞得有點頭昏腦脹,連說個完整的句子都無法,最後,鄭澤運垂著小腦袋,蹦出一句「…想死了你」

「哈哈,哥才捨不得我死呢~那哥你要不要跟我這想死的一起照一張,來讓金元植知道哥你女裝,是比在煥哥可愛一百倍的嗎?」
「…要,我要」
鄭澤運拉著李弘彬的袖子,看著李弘彬紅著臉說


另一邊…

「怎麼這麼慢…」
金元植這時傻傻的一人站在電視台的大廳裡,看著一部一部的電梯裡,出來的工作人員與前輩與後輩們,但就是怎麼也都看不到自己要等的那隻愛胡思亂想的小倉鼠

坐在休息區已經要30分鐘多了,金元植覺得自己像是等了30個世紀一樣

金元植想著剛剛明明就沒看到鄭澤運下樓,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金元植這時才想著剛剛下樓的人有在煥哥、學沇哥、爀兒…等等,李弘彬人呢?
「那傢伙…澤運哥都是我的了呀!!」


「哥你靠過來點,這樣才會像呀!」
「但你手這樣的很癢,呀!你別亂摸!」
「看鏡頭!看鏡頭!!」

不知道拍了多少張,到最後鄭澤運完全呈現一種讓李弘彬隨便處置的狀態,直到李弘彬捏了捏自己肉呼呼的臉後,鄭澤運才回過神「拍…拍好了?」

「嗯~還是哥還想繼續?」李弘彬又是一臉趣味的看著鄭澤運笑
鄭澤運瞪了瞪李弘彬,下一步李弘彬就被鄭澤運壓在沙發椅上,鄭澤運坐在李弘彬的小腹上,左手撐在李弘彬的胸膛上,空著的右手就是一陣亂揮的輕敲李弘彬的腦袋

「你跟元植跟爀兒學壞了嗎?怎麼對我越來越沒禮貌,還說他們沒禮貌,你也一樣!」鄭澤運氣嘟嘟的皺著眉說著

但鄭澤運完全忘記自己現在的穿著,黃色的連身裙下,就只有一條原本自己的灰色貼身內褲而已,因此,鄭澤運可愛的小澤運就這樣毫無防備的在李弘彬的小腹上,隨著鄭澤運的亂動亂晃,磨蹭著李弘彬那結實的腹肌

「哥…你,你別動了…我…」
「你怎樣?欺負我你跟爀兒最…」

當然這時就像少女漫畫一般,我們剛剛奮力從一樓大廳衝上來的金元植先生,好巧不巧的打開了門,兩人也坦蕩的印在金元植眼裡,但金元植也被現在的景色給嚇著
「彬…?你是誰?」

坐在李弘彬身上的鄭澤運一聽到金元植的聲音馬上動都不敢動,垂著微捲的長髮遮住自己的臉,看著身下的李弘彬,求著李弘彬救救自己

李弘彬也懂鄭澤運眼神透露的意思,但…這個忙,他不幫

「你是誰?你…」
「元植你怎麼還沒走?」李弘彬問著

「嗯?我…我等澤運哥呀…所以你身上那人是…」
「元植你真的喜歡澤運哥嗎?」李弘彬笑的一臉無害的,看著臉紅到連耳根都紅透的鄭澤運

「怎麼突然問這…而且你身上那女…」
「回答我呀~著女孩不會說的」

「…喜歡呀,很喜歡很喜歡…呀!你開我玩笑呀!就是喜歡到不行才會要澤運哥跟我交往呀!傻子!」
「你才傻呢~吶…元植,要是我在著吻了這女孩子你可別說喔~」
「嗯??呀!不會是哪團的成員吧!呀!你別亂搞事情喔,雖然我絕對不會亂說,我…」

聽到金元植這樣說,李弘彬搖了搖頭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鄭澤運說著「元植真的很傻呢~是不是?」
「?你在說什…」

李弘彬一個起身,一手攬住向後倒的鄭澤運,一手撫上鄭澤運的臉龐,作勢要吻上
,鄭澤運也馬上的推了李弘彬一把「不要…」

這一聲不要讓身下的人停止了動作,也讓站在門口的人愣住

「澤…澤運…?澤運哥?!?!?」
金元植兩步併一步的跑了上前,一手拉上鄭澤運的手腕,當鄭澤運一個轉頭,金元植傻住的看著眼前長髮,化著妝,穿着洋裝的鄭澤運

下一秒鄭澤運馬上覺得自己像是騰空一樣的浮了起了,然後馬上降落在一個熟悉,溫暖的懷抱中,耳邊細小的呢喃,像是毒藥一樣「澤運…你…好美」

「哈~還是讓澤運哥破功了~」李弘彬搔著頭笑著

「呀!彬你別嚇我!!還有不要這樣玩澤運哥!我…我…」
「誰理你,你不是跟在煥哥玩的很歡~而且是澤運哥拜託我的喔~」

聽到這,金元植看了看懷中的人兒點著頭,這樣也讓金元植無話可說的噘了噘嘴
「沒有下次,你這樣…只能讓我看,澤運哥不准再這樣玩了!」

「我…我只是…」
「沒有只是,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比任何人都漂亮呀!」金元植微微的紅了臉說著
「噁…噁心」聽到金元植這樣一說鄭澤運剛退掉的紅暈又染了上白皙的臉龐

「好了~好了~兩個愛情傻瓜~我們回宿舍了~」
李弘彬在兩人身後推著,像是就要這樣把兩人退回宿舍一樣

「等!我還沒換衣服,我…李弘彬!」
「就這樣穿回去如何?」
「這想法不錯,澤運呀,要不穿回家?!」

「兩個傻瓜!我要去…啊啊!」
以為掙脫了兩人的鄭澤運又被一左一右拉力,拉回到了金元植與李弘彬的身前

金元植靠在鄭澤運的耳旁,說著「我還沒跟澤運拍張照,怎麼可能就讓你去換掉呢~」
「一起一起~~」

最終鄭澤運又被金元植硬拉著拍了好幾張照片,金元植才肯讓鄭澤運去換衣服

「彬,澤運哥是我的…」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李弘彬笑著臉看著靠在梳妝台前的金元植

「難道我不用擔心嗎?剛剛,剛剛要是澤運沒推…」金元植知道,李弘彬是喜歡鄭澤運,但沒想到的是,李弘彬的喜歡比自己想的還要多上許多

「不要讓澤運哥難過,我不知道澤運哥對你是什麼,但對我來說,他很重要,他可以不用喜歡我,但不能不快樂…你知道的,澤運哥很敏感…」

李弘彬說著這些話時,雙眼的盯著更衣室說著,當然,盯著更衣室看不到什麼,但能看到躲在更衣室後頭露鄭澤運不小心露出的鞋尖

金元植覺得自己在李弘彬眼中看不到以往那對著自己笑的李弘彬,金元植不知道李弘彬是怎麼看待自己與鄭澤運的愛情,相對李弘彬也不會知道自己對鄭澤運的愛…是需要多小心才行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彬,你知道嗎,我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跟澤運哥在一起呀…我也想在節目上跟在煥哥一樣能隨意摸摸他,像你一樣在星光面前說著我愛你,像爀兒一樣能沒大沒小的抱著他…我不能呀…你知道我只要碰到澤運就是一個傻,澤運容易害羞…我只能…控制自己小心,在小心…」

「…你這笨蛋」
「?!?!!」
「澤運!」

「所以,澤運哥,別擔心,元植他…只是傻了點,其他就跟我想的一樣,很愛,很愛澤運哥的」李弘彬是笑著跟鄭澤運說的,發自內心的笑著

「你也是笨蛋,別說元植…都一樣」
對鄭澤運來說金元植的傻,是鄭澤運的死穴,怎麼也走不出的一個洞穴,而李弘彬對自己的溫柔也是鄭澤運最覺得李弘彬傻的地方

「…那是因為你是澤運哥呀啊~~」
李弘彬先是傻了一下,但也馬上了解鄭澤運的意思,但就像李弘彬說出口的,因為是鄭澤運,所以他心甘情願

「快走了,我要吃炒年糕…不去嗎?」
「「去!!澤運 / 澤運哥 等我!!」」


…………THE END………


【我知道我一開始就沒有勝算,因為你的心早就向著他,所以我只求你開心的笑著,這就是我對你的愛】


【我愛吃醋,但我怎麼也說不出口,但只要你對我一笑,一句我愛你,什麼胡思亂想都會不見】


【這是我保護我們愛情的方式,可能在你眼裡是傻的可以,但這卻是最安全,也是最保值的方法】


●○●○●○●○●○●○●○●○●○●○●○●●○●○●○●○●○●○●○●○●○●○●○●



老實說這篇我有一度想要放生
因為跟我當初想的有點不一樣

應該說我只想到頭的開始,但越寫到尾時我越覺得好像不是我要的
所以有點受傷((受傷個屁

所以找了我小伙伴討論了下
他說就照著你想的寫就好,還說好看

老實說有點安心的感覺

雖然我寫文也只是我自己開心用
但偶爾還是會對自己的文趕到疑惑((就是自己覺得自己文時在很爛拉
但這時好險有大家,讓我覺得我沒有我自己想的這麼差((應該…吧?

這篇,老實說我完全想主REO的((我知道看不出來
但寫著寫著,慢慢變成了BEO的感覺
最終變成93LEO的形式

我一直覺得澤運要是好好的扮女裝一定會很美很美
因為本身皮膚白就是優勢了呀~
所以才會想寫這篇

至於裡面的弘彬讓我自己都覺得想要好好抱抱他,小傻子一個,來來來我們去找NN給你抱抱

當然主要的元植,其實只在後頭出戲,但我真的覺得,這就是保護愛情的方法之一,但也很蠢,但要是是金元植做很OK~

俗話說,要是真的有點什麼,也不可能在螢幕上呈現給你看呀~是吧!
所以這是元植的溫柔~~

好啦,我知道我真的廢話太多
要是你吧全部我的廢話都看完我認真感謝你!!

我愛大家~
歡迎大家多多留言跟我說說感想,聊聊天
我其實很喜歡看到大家的留言,因為會有種很多動力的感覺~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 
我愛大家,下次見! 



评论(16)
热度(35)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