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XO】 V市小有名氣的g.a.y.吧,但名聲只在頂端的世界響徹雲霄而已,因為這間g.a.y.吧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入的

就是所謂的會員制,而且也只有某些名流貴族,富商老闆們才能進入的一個神秘地區

「學沇!我今天要接客,不管!不管!不管!!」
這位氣沖沖,但是聲音卻是軟呼呼的奶音,皮膚白皙,高挑的身材,還有勾人的小貓眼,身上只是簡單的黑色絲質襯衫,但胸前的鈕扣卻只有意思意思的扣了三顆,白皙的胸膛就這樣敞開著的小美人就是【XO】的新任紅牌-鄭澤運

「你今天不是休息嗎?難道又…」這名被鄭澤運呼喊為“學沇”的男人從軟綿的被窩中探出了頭來,用著疑問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人,他就是管理整間【XO】的當家,簡單來說就是這家【XO】的大大小小,芝麻綠豆的事,就都歸他管

車學沇還沒說完,就被一個面相如花一般,笑起來還有可愛酒窩的男人圈在懷裡,過於健身的好身材也占露無疑的呈現在鄭澤運眼前「沒有難道,因為就是金元植那傢伙,他昨天放你鴿子了?」

「你跟他一個樣…李弘彬你跟他一樣…都是騙子…」鄭澤運聽到李弘彬的話馬上軟化了下來,因為李弘彬說的是事實,他被那個每天都說著愛著自己,把自己老壓在身下,但自己卻也早就陷入其中的男人放了鴿子

車學沇掙脫了李弘彬的懷抱,拉上床邊的睡袍掛在身上,退出了棉被,牽起鄭澤運的手揉了揉「…那分手?不可能呀,因為澤運很喜歡Ravi對吧,因為要是不喜歡,澤運就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呀…」

其實不用車學沇說鄭澤運自己也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應該是就是金元植常常說的“被丟棄的貓兒”的那種表情吧

車學沇揉了揉鄭澤運的軟髮「開心點,今天你生日呢~而且張經理來找你喔!還帶了好多禮物,去看看吧,張經理,也是客人對吧!算是接客?!嗯?」

聽到張藝興來找自己,鄭澤運眼睛也亮了起來
「藝興?藝興來了?!」鄭澤運興奮的說著
「嗯~剛剛總機打來,說是找你的,你也知道,現在我能讓你接的客人也不多了呀,好了~快去吧~聽說帶了好多好吃的~」車學沇看著眼前露出可愛笑容的鄭澤運笑著說

張經理- SH公司的經理,也是目前讓鄭澤運談得來的客人,更是鄭澤運人生中第一個不是為了自己身體的客人,也是目前車學沇唯一敢讓鄭澤運接的客人

看著聽到有吃的就開心跑去找人的鄭澤運,車學沇像是鬆了口氣一樣的窩回溫暖的被窩裡,而被窩裡的人也順勢的圈住柔軟的腰

「騙子呀~澤運說的真好,你跟金元植真的都是騙子呢」車學沇背對著李弘彬瞇著眼說著
後頭的人緊了緊圈住腰部的手「我哪騙過你了?夢裡?」

「現實就騙了呀~而且是一見面!!!」

李弘彬其實與金元植一樣,都是都是R集團的人,一個是會長,一個是董事,李弘彬是金元植的從小就認識竹馬,更是金元植唯一的摯友,至於車學沇說的騙子…只因為李弘彬用了最蠢的方式接近車學沇

「怎麼這樣說,我可是犧牲色相呀~只因為學沇你呀~你怎麼這樣說?我都要哭了~」李弘彬帶著無奈的語氣笑說著,好看的下巴也撐在車學沇的肩窩上

車學沇一個轉身,把自己縮在李弘彬的懷抱中,嘀咕著「明明就是假下海,真騙情…要是,要是我沒有愛上你,你怎麼辦?真的要去幫我接客賺錢?你跟金元植都是一個樣…」

雖然聽起來是在抱怨,但聽在李弘彬耳裡,卻是甜蜜的擔心,靠上車學沇的耳朵輕輕地用牙齒咬了咬,雙手也把車學沇牢牢地圈在懷裡
「要是我跟元植都是騙子,那你跟鄭澤運都是傻子」
「你!!」
「因為我知道,知道你會喜歡我,愛上我的,因為這是一場只有我贏的遊戲」
「……自以為是…」
「是呀,你男人就是這樣,我愛你」

「藝興~」
遠遠的就傳來了可愛的小奶音
坐在大型環狀沙發的人上看了過來,臉上也畫出好看的酒窩笑著
「LEO,生日快樂~」雖然跟鄭澤運熟識,但在外,張藝興堅持要叫鄭澤運的花名LEO

鄭澤運這一出場免不了一陣騷動,不說因為是紅牌,應該說是今天有一半以上的客人都是因為今天是鄭澤運生日而來,但因為金元植的關係,能讓鄭澤運坐檯的客人5隻手指都有剩,而張藝興就是那其中的一人

雖然還是有些客人很想埋怨,但一想到金元植,大家都還是覺得保命保公司要緊,一點都不想與自己過不去,所以一般熟客都知道【XO】的淺規則,紅牌只能遠看,不可近玩焉

「今天怎麼…」
「因為你生日呀~LEO~生日快樂」
張藝興放下手中的雞尾酒杯,給了鄭澤運一個大大的擁抱
鄭澤運也開心的回抱了去「謝謝藝興,還記的我生日」

張藝興笑著說「當然,我可是你人第一個客人不是嗎?我麼可能會忘呢~」
鄭澤運嘿嘿的笑著,露出孩子一樣的笑臉「是呀,所以很喜歡藝興」

張藝興牽著鄭澤運坐了下來,拿上一旁被自己快堆成一小山的各式禮物
「最近出差,所以沒來找你,但我買了好多禮物給LEO喔~」
看著眼前國外的各式糖果、餅乾、巧克力,還有剛剛張藝興特地買來的奶油草莓蛋糕,讓鄭澤運瞬間忘掉被放鴿子的事,更可愛的是他現在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大口的吃著酸酸甜甜的草莓蛋糕

但剛剛所說的淺規則是熟客必定知道的事,但某些不識相的新客,可就另當別論了,就像現在出現在鄭澤運與張藝興眼前的這位

因為是生日,鄭澤運知道,雖然他不接客,但還是很多因為自己而來的人,所以一桌一桌,一個包廂一個包廂的敬著用蔓越莓汁代替的酒,張藝興也義不容辭的說要陪著鄭澤運

「謝謝,謝謝李經理,與朴經理…那這位是…?」
鄭澤運一眼就看出這間包廂除了認識的幾個經理外,還有一個生面孔

朴經理一聽到鄭澤運的發問,連忙說著「啊~我真糟,竟然忘了跟LEO你介紹了,這位是K集團的洪經理」

鄭澤運知道這經理,因為這家公司是新開發的企業,而且也才走上正軌不久,最近才聽金元植收了不少股份,想必金元植也見過這位洪經理「你好~洪經理,我是LEO」

這叫洪經理的男人看了看鄭澤運,揚起了笑臉,「你好,聽說…今天生日~那今天老子點你台,重重的賞你,小美人給賞臉嗎」
鄭澤運也因為這句話認真的看了看眼前這位洪經理,雖然是說是經理,但其實算是個面相還算尚可的中年人,鄭澤運揚起美麗的微笑,點了點頭,但也搖了搖頭

不過洪經理的一席話,可急慘了在一旁的朴經理與李經理,兩人因為洪經理的這樣的一句話,開始流冷汗了,左一句別為難LEO,又一句我們可以點別人,但洪經理可什麼都聽不進的直看著鄭澤運不放

一旁的張藝興也拉了拉鄭澤運,示意著鄭澤運別玩了
「藝興,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別擔心,我不會玩出人命的,我知道」

說完鄭澤運揚了揚手,一旁的年輕服務生也走了過來,但也是一臉擔心,鄭澤運笑了笑「這間剛好是他生日呢,跟櫃台說,我在215號包廂,然後…」

鄭澤運轉向了洪經理問說著「要他陪著我我才留下,還有~我能點東西吧,洪經理?」
「當然,小美人說的,我全買單」
聽到這樣說鄭澤運滿臉笑意的點了一大桌東西,各種喜歡吃的東西全點上了,拉上張藝興坐下來就是一陣風暴式的開吃

當然做在一旁的兩位經理可是戰戰兢兢的,深怕不懂這裡規矩的洪經理壞了大家的生意,不過也還好,洪經理也只是坐在鄭澤運身邊,問問這問問那,沒有任何的肌膚之親,但也只是目前

「小美人,你不覺得,你身上的襯衫…有些礙眼嗎~」
「呵呵,洪經理覺得礙眼嗎?要不我脫了你覺得?」
「我沒意見,只要小美人願意~」

一旁的張藝興挑了挑眉,握上一旁要伸手把本來就沒扣多少扣子卻要解開的手「別,LEO,你知道…這樣…」
鄭澤運笑了出來,靠在張藝興而邊小聲的說著「別擔心,因為他要來把我帶走了…」
說完鄭澤運也開始熟練地解開襯衫上的扣子,當扣子一解開,白皙如雪一般的美麗身段完全沒有阻饒的險露在3位經理眼中,雖然扣子都解了,但鄭澤運卻也只把襯衫拉了拉,讓原本在肩上的部分拉了下,露出渾圓的肩頭,卻更彰顯著鄭澤運的美,性感的鎖骨也展露了出來,胸前如美味水果般的小果實也因為包廂低溫的冷氣顯得稍微立挺

「一直看呢,想玩玩嗎?」鄭澤運邪媚的看著眼前直盯著自己胸前的洪經理說著

洪經理也不語的吞了吞口水,這時他也才明白,眼前這年輕的孩子難怪是紅牌,因為實在太美了
但正當洪經理伸出手時,215包廂的大門也瞬間被踹了開來,一個長相可愛的孩子走了進來,禮貌的對著包廂裡受到驚嚇的3個經理鞠了個躬,一把抓起鄭澤運就往肩上扛起「個位經理好,等等我們總裁就來了,所以,我就先把這偷腥的貓給帶走了~不好意思~」

鄭澤運被男孩扛在肩上顯得不服氣的一直捶著男孩的後背「放我下來!韓相爀!你叫他自己來!放我下來!」
韓相爀也不理鄭澤運的捶打,看著坐在角落鬆了一口氣的張藝興笑著說「興爺,不好意思,讓你陪他一起鬧了,禮物總裁也派人收好,都放到哥的房間了~總裁等等也會親自來向你到謝呢~」

張藝興搖了搖手「爀還是一樣,那我在這等他來好了~還是…?」
「興爺可以在原本的位上等著的,再說這包廂…等等有人需要受訓練的呀~」
張藝興,搖著頭笑了笑,起了身跨起大步就往外走「那~我去等金總大駕光臨了」

看到張藝興走出包廂後,韓相爀也看著包廂那剛剛想對鄭澤運出手的洪經理笑了笑「洪經理,請留步,當然李經理與朴經理也請留步,等等總裁…想與大家聊聊,別警張,沒事的…那,祝各位晚上愉快~」說完韓相爀有關上了門,退出了包廂

「你這小鬼放我下來!!韓相爀!!」
「澤運哥你也太故意了,要是Ravi哥沒看監視器,剛剛那洪經理的公司準完蛋的~」
「…他就只會看監視器…只會這樣…我討厭他」
韓相爀邊走邊想著這樣如此傲嬌,又喜歡玩弄別人極限的人到你哪好,還是自己可愛的哥最好了,又帥又可愛,還會撒嬌呢~好險已經被自己拐回家,不用在這繼續接客讓自己擔心

韓相爀走到一個看用柔軟紅色絨布包圍著,門上還印有一個大大R字樣Logo的門前,轉開門後,一把就把鄭澤運丟在寬大的沙發座椅上,對著房間內的大門喊著「哥~人帶回來了~我去外邊玩拉~~」說完一溜煙就消失的不見人影

鄭澤運則是把自己圈了起來,縮在絨質的沙發椅上不發一語
一下,寬敞的房間內,那唯一的拉門被拉個開來,一個穿著深藍襯衫的男人走了出來,高挑的身材,穿在身上的襯衫完全顯露了男人結實的身形,染成銀色的髮在燈光下顯得無比耀眼

「別玩火,澤運…」
「……」
「你知道,最後受害的不是你呀」
「這是我的工作…」
「但你是我的」
「…你是騙子…一直騙我…」

金元植嘆了口氣,看著眼前與自己賭氣的男人,其實自己也知道,是自己不對在先「別氣,我這不是來了,嗯?」
「…我沒生氣,我只是…只…嗯!!」
金元植不等人說玩,就把鄭澤運拉進自己的懷裡,就是一陣深吻

好一會,鄭澤運大口的喘著氣,也因為這吻,把自己全身的力氣都用光了一樣,軟軟的靠在金元植懷裡
「我討厭你…」雖然嘴上說著討厭,但手卻是緊緊的圈著金元植的腰

「你先吃點東西吧~都是你喜歡吃的,我去辦點事」金元植指了指桌上一桌從外邊買上的美食,要鄭澤運乖乖的等上自己,鄭澤運卻也只是不語的鬆了手,拿起眼前自己最喜歡的炸雞啃了起來,金元植寵溺的搔了搔鄭澤運的軟髮
「我這是在工作…」
「我知道,別擔心」
金元植知道鄭澤運的意思,他不要金元植讓剛剛的那為洪經理有事,因為他真的只是自己找來激怒金元植的一個犧牲品而已
「乖乖等我~」

沒一下金元植就到了215包廂外,拉了拉有點亂掉的襯衫,手也同時敲了敲門

當金元植一開門,映入眼裡的就是坐如針氈的李經理與朴經理,還有一個不知道狀況的洪經理,金元植也馬上掛上完美的笑容
「李經理,朴經理,還有…洪經理好久不見」

「金…金會長,剛…剛剛呀,我…我們沒…」坐在三人之中,稍微年長的朴經理率先開了口,但也馬上被金元植一個停止的手勢而停止了任何言語

反之,洪經理像是看到認識的人開心的招呼著金元植,要金元植一起坐下喝上個幾杯「呀~金會長也來這!早說呀,剛剛一定也叫上金會長,剛剛可是來個小美人兒呢~但卻不知道哪來的,跑出一個小鬼把人給擄走,等等我一定要去找他們當家說說!」
聽到這一番話,金元植大概知道鄭澤運的意思,因為這位洪經理完全就是一個無知這裡狀況的無知新客

「喔~我竟然錯過了,真是不走運呀,你說是吧,洪經理」金元植也裝作一臉可惜,其實只是想聽聽洪經理要是他沒叫韓相爀來阻止,這傢伙想怎樣碰自己的寶貝

「呀啊~說真的,雖然一臉冰冷,但一微笑可是絕世美人了呀,而且才脫下襯衫小東西就有感覺了呀~可是敏感好體質呀~」
聽著洪經理形容著剛剛監視器看不到的鄭澤運,讓金元植表情稍稍有點變化,腦子裡也想著,等等要怎麼好好愛護這只在外玩樂的小貓

「喔~這麼極品呀,那我可真是錯過,啊!洪經理要不看看我私藏的寶貝,可也是極品中的極品呀~」

一聽到私藏,洪經理也一臉興致,金元植滑了滑手上的手機,洪經理也把腦袋湊了過去
「就是這…我“個人私藏”的寶貝」

不看還好,這樣一看,讓洪經理馬上流了一身冷汗

手機上是一個妖魅到不行的男人,裸著上身,白皙肌膚上佈滿了如繁星一般的吻痕,看起來柔軟的頭髮因為流汗而濕透,紅潤微翹的嘴唇半開著,如貓一般的眼神充滿了對拍照者的愛與慾

金元植也馬上發現,洪經理一看到自己手中的鄭澤運後一句話都不敢坑,連動都不敢動,只差有沒有呼吸而已,金元植也明白,這洪經理是真的不知道鄭澤運是自己的人,壓低了頭,靠近了洪經理的耳邊,用著自己魔性的低音說著「沒有下一次,他是我的」

說完金元植也換上平常的笑容,拍了拍洪經理的肩「沒事,小貓調皮,洪經理第一次來XO,之後就會習慣了,那…祝三位夜晚愉快」說完也離開了包廂往開放式的包廂走去

「歡迎興爺光臨,感謝為我們倉鼠送了這麼多禮物,主人我非常感謝」金元植走進了張藝興的環狀沙發前,敬了張藝興一杯

張藝興也回敬了一杯「沒什麼,怎麼說我都是LEO身平第一個客人與朋友,應該的」

金元植笑了笑,因為他不否認張藝興的任何一句,因此他只能無奈的笑著,攤了攤手「興爺一開口,沒有不對~還有…謝謝你今天陪在澤運身邊,這是以金元植這個名字來感謝你,不是V公司的金會長,更不是XO裡的金總,要不是你在他身邊,那傢伙不知道又會做甚麼讓我發狂的事…」

張藝興看了看金元植,覺得金元植其實就是個大孩子,會因為自己的東西被其他人碰而發怒的大孩子,想到這,張藝興笑了出來「那,我現在能叫你元植囉?」
「哈哈,請,藝興哥」

「澤運…在這圈子都是敏感的人,澤運更是,他們深怕在自己眼前說著愛自己的人下一秒就把自己推開,而去抱住另個人,所以元植你別怪澤運呀~」

「知道,我都知道,再說,我也不可能會在愛上其他人了,這點藝興哥你不是最知道的嗎」
金元植坐在一旁溫柔的笑著,張藝興知道,這笑容只有鄭澤運三個字,能讓這個每天都在緊繃狀態,與周圍人為敵的人露出溫柔到要化開的笑臉

跟張藝興聊了一會,金元植便說要去找鄭澤運了,張藝興也很識相的催促著金元植快去陪鄭澤運

另一邊,我們猶如倉鼠一樣的鄭澤運可是吃的很高興,雖然喜歡吃,但外邊買來的炸雞,飯捲或是年糕都比自家廚房做的好吃,不是說自家伙食不好,而是因為這是金元植買來的,不管怎樣都比較香

「寶貝,我回…!!哇!」
沒說完一個粉色絨質抱枕就打在金元植胸前,讓金元植直呼殺夫

金元植一把抱過鄭澤運,手也還上鄭澤運的軟腰「好吃嗎?」

「……」鄭澤運沒說話的看著金元植,他想著,這個人怎麼會喜歡上自己,自己明明就沒有值得金元植用盡所有去愛的呀,所以他好怕金元植那天不要自己了,好怕好怕

「…你不會不要我對吧,植…」

金元植被鄭澤運的問話給問傻了,但也馬上應了鄭澤運,不是甜言蜜語,而是一個乾淨單純的吻
「你只有我,而我…也只有你,你小腦袋所想的一切不可能,都不會發生的,因為我金元植只要鄭澤運你」

鄭澤運被金元植這樣簡單的告白用的滿臉通紅,手緊緊的揪著金元植的深藍襯衫,想了想,一口親上金元植的襯衫,而剛剛吃完炸雞來不及擦的小嘴,就這樣油滋滋的唇印就這樣印了上去,鄭澤運得意的笑著看著金元植「…我沒了客人,你丟了一件襯衫,我們扯平」說完後舔了舔嘴唇,手也拉上金元植,讓金元植傾與自己,唇也就吻了上去

當然鄭澤運的表達永遠都是如此笨拙可愛,金元植也讓鄭澤運隨意的亂吻著自己,直到鄭澤運覺得吻夠了,才離開了金元植,但手卻是推了推金元植緊靠自己的胸膛,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說著「…你,好髒…都,襯衫都是油漬,不不不…不要抱我」

這時,金元植才發現剛剛到現在,鄭澤運一直都是敞開著襯衫,胸前敏感的果實,在剛剛的擁抱與鄭澤運主動的親吻下已經明顯立挺了,更不用說讓鄭澤運害羞的主因是因為自己的火熱高高頂著鄭澤運的臀部,金元植壞笑著「嫌我髒?好…」

說完金元植就開始撤掉領帶,揭開自己的襯衫,這系列動作讓鄭澤運看傻了「你…等等,不是…我…啊!」

話沒說完,鄭澤運就被脫個精光的金元植給抱了起來,就往床邊走去「不是什麼?不是說我襯衫髒?髒了,脫了就好呀~澤運~」

鄭澤運也不是傻子,都在一起多久了,金元植想做什麼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雖然是金元植開始,但自己其實每每都是那個最享受的那個,沉溺在金元植那霸道卻又溫柔的愛之下會讓鄭澤運那不時的不安全感,全部化為滿的愛
想到這,鄭澤運緊了緊自己環在金元植脖子上的手,讓自己額頭靠著金元植的額頭「…植,沒說,你還沒說…我…」

金元植笑了笑,親了親鄭澤運的鼻尖「小傻瓜,我的澤運呀~生日快樂,我愛你」
「…我也是,我愛你,只愛你」

 

 

【你不是天使也不是神,但我知道,當你抓住我的那一刻開始,你不會讓我孤單一人,你…是只屬我的那到光】

…………………………………………

 

這篇真的是腦動下誕生的
但也讓我寫的異常快
扣掉休息時間等等
其實這篇我1天就寫完了

我果然適合不務正業~~
是說首圖的兩張
大概(?)就是這篇文元植跟澤運的形象~

至於店名為XO
不知道大家知道知不知道意思,所以在這也住解一下

X = hugs
O = kisses

也就是親親跟抱抱的意思~
不覺得很適合嗎XDD

 

至於元植的別稱
雖然很想都統稱金總
但我去查過,最大的是會長 > 總經理((執行長、總裁>代表
所以才會讓元植變成金會長~~

至於金總的稱呼還是出現是因為XO這家店的實質持有人是NN呀~((笑
元植只是入股罷了~NN為了給他人方便稱呼所以就給了金總這樣的稱呼
所以只要在XO裡,金元植就是金總

但在外就是金會長~~

雖然設定很多,但這其實只是短篇而已~~~
但要是大家喜歡這樣的設定我也會很開心的~
有機會會再拿這設定出來寫寫~

 

雖然是短篇
但其實想了很多,要是有機會會慢慢說故事給大家的~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有點黏膩到溢出來的短文
我愛大家~
我們下次見~

CR : 1110cupids_bow . RavingRavvit215

评论(8)
热度(38)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