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害羞症候群》 REO   LR一周年賀文    


“要入戲呀,你現在是女生,要入戲”

看著電腦裡那害羞過了頭的人,金元植不經又笑了出來,撐著下巴喃喃說著「到底是多害羞呀,都在一起這麼久了,還可以害羞成這樣,澤運…真的好可愛」

金元植看著完畢的影片又點擊了下一個視頻,主角依然是鄭澤運,但這次畫面中多了自己的身影

一個星光製作的影片,內容是從一開始到現在金元植與鄭澤運的各種小動作
還沒看影片時,其實連金元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從以前就這麼喜歡黏著鄭澤運,對鄭澤運這摸摸,那搓搓的
「這些星光真的是…這麼關心我跟澤運哥,果然不能太大意呀~」金元植雖然說這這樣對話語,但臉上卻是洋溢幸福的笑容

鄭澤運跟金元植一開始真的只是兄弟而已,根本沒有想過兩人會出雙入對,還成為彼此最重要的另一人

雖然互相覺得對方是特別多存在,但頂多是點到為止,並每有更近一步的任何事

兩人性格不同,在螢光幕前,鄭澤運看起來是個冷冷的人,不愛說話,又害羞,整體來說其實很不適合這樣在演藝圈這樣的大環境下生存
鄭澤運其實自己也知道,自己當然也努力過,但時常不是白費力氣,就是根本害羞到忘了不能害羞,但這都是在組小分隊之前的事了

金元植看著影片中,大家第一次上“一週偶像”時,鄭澤運真的像是一隻不安的小貓一樣,圓圓的眼睛轉來轉去,像是要找到一個支柱一樣,當然當下第一個發現到的,其實不是自己,而是那個對於鄭澤運一直都有特殊地位的一生知己,但金元植也不得不說車學沇真的是很關心、照顧鄭澤運,除了幫鄭澤運找說話的機會,還不忘幫鄭澤運解圍

當下站在鄭澤運旁邊的自己也知道鄭澤運這哥的不安,但對自己來說,當下的自己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助鄭澤運,只有傻傻站在鄭澤運一旁,想幫鄭澤運解圍幫鄭澤運介紹專輯,沒想到馬上被前輩阻止

雖然節目還是錄完,但當導演說出辛苦之後,鄭澤運馬上站起身走到前輩面前,哭喪著臉一直說著抱歉,前輩也是安慰著鄭澤運一樣的拍著他的肩,要鄭澤運加油,沒事的

但沒多久就在Twitter發生了些事…

被叫去社長室時,鄭澤運雖然還是那一號表情到,但金元植知道鄭澤運,其實很難過的,因為那雙一直握緊拳頭的手悄悄在發抖,金元植自己也偷偷的跟了上去,站在門外等著鄭澤運的出來

「…Ravi…?」
「Leo哥,沒事吧…?」
鄭澤運出來看到金元植站在外面時一臉驚訝,老實說他根本沒有直覺金元植跟著自己來到這

「Ravi呀~你…」
「Leo哥,不全是你的錯,不全是你的問題,是他們不了解你,哥你只是害羞而已」金元植不知道怎麼的走了上前抱住因為自己的話而呆住的鄭澤運

在金元植看不到的狀態下,鄭澤運已經紅了耳朵「…Ravi…你…嗚哇!」
正當想開口的鄭澤運突然背後一個衝擊,腰上也多了一雙環住自己都手臂,讓他驚呼了出來
「只要澤運慢慢來就好,我們知道,星光也知道,知道我們澤運是一個多好多一個人」
車學沇不知從哪跑了出來說著讓鄭澤運更害羞的話

「你們倆個…想死了吧!別鬧…」
「Leo哥我才…」
「我…還…還有,謝謝,謝謝你們…」
「哎一咕~我們澤運在撒嬌嗎~讓哥哥看看我們可愛的澤運~」
「!我…我才…」
「Leo哥你這樣真的是在撒嬌吧?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塞了…」
「你們…想聞土味了吧!?」

想找地方躲,卻沒地方躲的人,只能往能掩飾住自己都地方鑽,因此鄭澤運更往金元植懷裡送,但這一送讓金元植對鄭澤運多了一點點的喜歡…或者說是…不一樣的愛

 

▶▹▶▹▶▹▶▹▶▹▶▹

「那時候我怎會抱上去呀?現在一點記憶都沒有…難道那時候我就喜歡澤運了?」
這個綁著蘋果頭的金髮少年按下影片停止鍵,對著螢幕開始深思,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害羞戀人的,要是真的當下自己就喜歡上鄭澤運,那與自己完全了解自己對鄭澤運有不一樣的感情的時間點…有點出入

 

▶▹▶▹▶▹▶▹▶▹▶▹

「學沇你們先去,我帶Leo去看醫生,Ravi跟在煥你們坐另一台車」在小不點的分配下,金元植與李在煥看著一直皺著眉,閉著雙眼的鄭澤運,跟著工作人員和小不點搭上了車往離他們最近的醫院

「澤運哥…」
「不會有事的,Ravi別擔心,等等叫護士打個針,吊個點滴,應該就好」李在煥看著自己都手掌說著

金元植看了看李在煥,又轉回頭來看著地板「嗯…澤運哥會沒事的」

這是第三天在濟州島,昨天睡在客廳的鄭澤運發燒又感冒,金元植自己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自己不想一個人睡在客廳,鄭澤運才說要陪自己,但怎麼知道竟然發燒生病,這也讓金元植有點提不起勁

但好險,金元植與李在煥只是輕微的感冒,醫生開了藥打了針,囑咐多喝水完後醫生就說可以走了,當兩人正要離開時,金元植一個停頓,轉過身拉住李在煥的手腕興奮的說著
「澤運哥!對,哥,我們去看看澤運哥他!」
「呀!呀!!金Ravi你別拉,我會走,呀!!」
李在煥剛剛覺得自己像是被自己養的大型杜賓犬拉著走到感覺,這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金元植

「你倆不會…」
小不點還沒說完金元植就馬上開口「看Leo哥,我想看看Leo哥…都是因為要Leo哥陪我…Leo哥他才會感冒的…」

小不點嘆了口氣,看著眼前比自己高上好幾倍的大男孩,在自己面前垂頭喪氣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身後的李在煥這時也像個哥哥一樣,揉著金元植的短毛安慰著「不是Ravi的錯,你別亂想,要是澤運聽到他也不會覺得是Ravi你當錯的~」
「…我」
「你是笨咳,笨蛋…咳…嗎?」

鄭澤運站在病房門口看著這奇妙的身高組合,本來想說打完點滴能走了,沒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金元植的白痴言論,讓鄭澤運瞬間翻了個大白眼
「點滴打完了?還可以嗎?能走動了?」小不點馬上走上前詢問,手也伸到高高的撫著鄭澤運的額頭
「沒事,退燒了,也不會全身無力,哥沒事的~」
「Le…」
「元植你是笨蛋嗎?不准…不准再說那樣的話…」
「你看吧!我就說金Ravi你想太多!笨蛋!」

確認完眼前這像是兩狗一貓一樣孩子真的沒事,還有體力錄影,小不點才像是安了心一樣的上了車,把著三個熊孩子載回去原本的飯店,與其他三人會合

「元植…讓我靠一下吧…」
「…哥,睡一下吧,等等叫你起床」

之後鄭澤運真的像是好了一樣,在船上掉著魚,吃著東西,還去摘了好吃到的橘子,這一切金元植都一直觀察注意著,李弘彬問他怎麼突然這麼關心鄭澤運

金元植搖著頭,但眼神還是注意著眼前的鄭澤運,輕輕的說著「沒什麼…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澤運哥倒下而已」

雖然說著是“而已”…但金元植知道,並不是這麼單單的而已,那而已只是謊言…美麗的謊言

這天,是最後一晚在濟州島了,大家坐在餐桌前看著之前6人經過的種種,但那天車學沇不再,為了拍戲而不再

這樣五人中最為長的鄭澤運看著眼前,猶如親生弟弟一樣的四人,聽著大家未來的期許,鄭澤運紅了眼眶,眼淚也一直在眼眶裡轉動,但眼淚的主人就是不肯讓他下來,只因為鄭澤運那該死的哥哥病

當然坐在對面的金元植看得清清楚楚,他很想過去抱著鄭澤運說“哥,沒關係的”,但也只是想,因為當下也馬上被自己有這樣的想法給嚇了一跳

當然這個節目環節還是順利的結束了,之後還玩了遊戲,但當最後輸家淪落在鄭澤運身上,這群弟弟不怕死,還開心的笑到要岔氣,但當鄭澤運洗完所有碗盤後,馬上因為輸慘而不爽的趕大家快去睡覺

4個熊孩子也裝做很害怕的,一窩蜂跑上了二樓的房間,只剩鄭澤運一個人窩在沙發上

大病剛剛才痊癒的人,也還是乖乖的用棉被把自己包的緊緊的滑著手機,傳著訊息告訴車學沇別擔心,好好拍戲

“澤運呀…不要太逞強”
「…我才沒有…」鄭澤運看著車學沇傳來的訊息嘟噥著,手也飛快的回傳著訊息
“我沒有,學沇你…”
“他們其實比我們想的堅強,有時示弱,或是對他們撒嬌不是真的弱的,澤運你最不懂這點了~”
「又要說教我…我…當然知道…都知道的…笨蛋車學沇…」自己說著說著,鄭澤運又把自己圈在自己築起的城牆裡,當著著城牆裡唯一的王、唯一的人民

金元植本來想說下樓喝口水,但一下樓就看到著個把自己包成一團白白的大球但鄭澤運,他想都沒想,來到身後一把抱住這顆大圓球「哥不睡覺,一直窩在這等等生病的…」

「!!元…唔,Ravi!」
「哥…?哥你在哭??!」
鄭澤運被金元植這突如其來的一抱,完全忘了剛剛自己不小心沉在自己世界裡,又東想西想,一不小心那名為眼裡的東西,就不管自己都流了出來

「沒…沒事,打哈欠流…」
「哥,想哭就哭呀,沒關係的…Le…澤運哥偶爾可以跟我們撒嬌~我很喜歡澤運哥,弘彬也是,爀兒、Ken哥還有學沇哥大家都是,澤運哥偶爾也可以可愛的跟我們撒嬌呀~一直僵著,哥很累的」

鄭澤運掙脫了金元植的擁抱,轉過身,一隻手馬上捏住金元植的下巴,紅著臉,細長的雙眼,還帶著剛剛被眼淚浸濕的水光看著金元植
「沒大沒小…我…我一點都不可愛…」但一說完,連金元植想開口反駁的時間都沒有的,就被鄭澤運抱個滿懷

「澤運…哥?」
「…不准跟其他人說,連學沇都一樣的…一下好…」
鄭澤運示弱,但只對金元植,這習慣,好像從這時開始,那個看起來傻氣的男孩其實是個有肩膀,能讓人放心的一個男人

「好…這是我們的秘密…」


金元植知道,當鄭澤運這一抱過自己時,自己的心意也完全浮出自己都心中

「…好,這是我們的秘密…」
金元植順著這個第一次對自己撒嬌男人的頭髮,很軟,比自己想像中來的軟

但沒多久,金元植就發現,懷中的人睡著了,抱著自己都雙手也悄悄的鬆了,靠著自己的頭蹭著自己,癢癢的感覺好像傳到心裡一樣,感覺心頭也一股騷動,金元植側了側臉,看著在自己懷中突然睡著的人,鄭澤運很白皮膚也很好,因此不上妝時更顯得可愛「澤運哥…的素顏,真的比上妝時可愛…」金元植說著說著,指頭也跟著一同的畫著白皙的臉龐,輕觸像是小翅膀一樣的睫毛,果凍一樣嘴唇

但當指頭劃過嘴唇時,金元植頓了頓,心裡想著“…可以…嗎?澤運哥要是知道…會很生氣嗎?”

但一般來說身體的行動還是來的比較快,當金元植回過神時自己已經吻上這靠著自己睡去的人兒,金元植瞬間的把頭撇了開來,抱著鄭澤運的手也讓出了一隻摀住了自己都嘴唇,因為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吻上了鄭澤運

但偏偏這種想要自己好好藏匿的秘密一定…會有程咬金殺出來

「…就想說你怎麼這麼久沒回房間,什麼時候喜歡上Leo哥的?金.元.植.?」
李弘彬雙手插在口袋裡,站在樓梯間的玻璃前,看了完整的一齣戲,他現在只想知道,金元植是什麼時候看上鄭澤運的,連自己這個像是穿同條內褲長大的兄弟都不知道這事,金元植必須!一定!要跟自己說清楚才行,李弘彬心裡這樣想著 

「…彬呀…我…」
「你先把Leo哥用好,我在房間等你跟我說說這一整個是怎麼回事」
說完李弘彬笑了笑,轉身回到了房間

金元植看著李弘彬走回了房間,自己在看了看還在自己懷中睡得香甜的鄭澤運「…怎麼說清楚…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怎麼跟你說呀…」

「……」
「……你說,不知道?」
「嗯,不知道」
李弘彬看著坐在對面也一樣看著自己的金元植,突然有種自己怎麼會認識這樣的蠢蛋

「不就喜歡跟不喜歡不是嗎?那來的不知道??」
「不是呀!不然…彬你喜不喜歡澤運哥!」
「喜歡,但絕對沒有想去親他的衝動呀!」
「呀!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怎麼會親上去,也不知道我是…那種喜歡」金元植認真的說著,因為自己真的還不是非常確定,雖然自己心中對答案有了八、九十了,但還是覺得不能確定
「唉~要是怎麼,你在跟我說吧,我要睡了,反正…今天我看到的,我會當作不知道,但要是金元植,你真的喜歡澤運哥,我會支持你的,有問題…你也可以跟我說的,至少可以不用悶在心裡…對吧!」
李弘彬笑著說著這一切,因為是金元植,他無條件支持,因為他知道,金元植一定是想過一切才會行動的

「彬呀,謝謝」
「好了~睡覺,睡覺,你人都親了,給我乖乖睡覺~」
「呀!!李弘彬!!」

之後真的像是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拍完了節目,回到首爾,對鄭澤運是,但對金元植可不一樣了

「澤運哥,咖啡給~」
「澤運哥,幫我聽聽著段有沒有問題」
「澤運哥,要不要一起吃宵夜!」

金元植開始無意識的想跟鄭澤運一起活動,練習、吃飯、作曲、就連逛街都一定要找上鄭澤運,直到要做小分隊為止都是…

▶▹▶▹▶▹▶▹▶▹▶▹

「元植…?怎麼在我房間?」
鄭澤運的輕聲敲門,換回了還沉浸在自己記憶之中的金元植,金元植馬上回過神回應著「嗯嗯!啊~因為想哥了~所以來哥的房間」

喀嚓-

剛洗好澡的人,紅著因為熱氣而染紅的小臉,半乾的頭髮,髮梢還滴著可愛的水珠就跑了進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大床上
拿起掛在自己脖子上的粉色毛巾,自顧自的擦起頭髮「不要每次都窩在這,快去洗澡,不然等等又要被學…唔!」

金元植準確的吻上一進房間說不停的嘴,舌尖探入,掃過齒貝,勾著跟主人一樣害羞的粉舌,好一會,金元植才舔了舔被自己吻到濕潤的雙唇離開,額頭挨著額頭,笑說「澤運還是很容易害羞呀,臉紅的像個小蘋果一樣~怎麼會這樣呢?好可愛~」
「那…那是因為剛剛洗好澡,所,所以才會臉紅…」鄭澤運咬著下唇說著

金元植也貼心的拿上鄭澤運放在房間櫃子裡的吹風機,開始幫鄭澤運把頭髮吹乾

轟轟轟的熱風吹的鄭澤運瞇起了雙眼,金元植的大手溫柔的順著鄭澤運的軟髮,眼裡竟是鄭澤運看不到的溫柔,這時

「元植…」
「…」
「元植?」
「…」
「植兒!」
「怎麼了!?」
金元植嚇了一跳,手中的吹風機差點摔了出去,聽到鄭澤運那不算大聲帶植兒,金元植也乖巧的關了吹風機,看著微微皺眉噘嘴的寶貝,手也不老實的扶上了臉龐
「別嘟嘴,不怕等等把你吃了!?怎麼叫我?吹風機聲音大呀~傻瓜」

「…」
「別又不說話呀~澤…」
「元植…我愛你,好喜歡好喜歡植兒」
鄭澤運一臉認真的看著金元植,細長的手也撫上摸著自己臉龐的大手,說著讓自己或是他人都會害羞的簡單告白

金元植也不禁紅了臉,一把抱過了鄭澤運,細碎的吻上鄭澤運的側耳「我知道,一直都知道,我的澤運…真的很喜歡突然的告白…」
「…總不能,都是我在害羞呀…」
「哈哈,但澤運呀,你已經紅到了耳朵了~好可愛」金元植說完也舔上天鵝般的耳骨,輕咬著可愛的耳珠
「嗯~金…金元植!」
「哥好可愛~」
「我…我…」
「澤運盡量跟我告白吧!因為只要是澤運都喜歡」
金元植撒嬌一樣的,蹭著害羞而紅著臉的寶貝戀人,想著,他的鄭澤運真的很喜歡突如其來的告白,就像那時自己暗戀他很久很久後,收到的酒醉告白


▶▹▶▹▶▹▶▹▶▹▶▹


「…澤…澤運哥,你,你醉了…」金元植看著坐在自己對面,開始點著頭的人一直傻笑,但手中但水果酒卻還是緊緊但握在手中,讓金元植有點哭笑不得

「…嗯~元植~呵呵~元植好可愛~好喜歡~」鄭澤運雙手撐著臉,呈現一個鄭小花的樣子,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金元植,原本黏黏的小奶音因為喝了點酒,更讓黏膩的聲音更加的膩人

眼前的這一切,都沒有照著金元植的劇本走,金元植也早忘了他這哥…很不會喝酒,本來想藉酒壯膽來個告白,結果不到2瓶酒,鄭澤運就開始呈現一個醉漢的狀態,但是是個可愛的醉漢

金元植拿下了一直被鄭澤運抓著的空罐,但突然,鄭澤運也抓住了金元植的手,這晃晃那晃晃的,像極了一個在撒嬌要糖的孩子「元植~我還要~還要喝~呵呵」

「哥,你醉了,我們別…」
「元植不喜歡我嗎?」
「欸?!?」
被鄭澤運嘟著嘴這樣的一問,金元植愣了一下,但也馬上回過神「哥在說甚麼,我當然喜歡呀,但澤…」
「…真的?喜歡到會想親親的那種嗎?」鄭澤運的臉像是突然放大一樣的出現在金元植眼前,只差幾個公分,或者說只要金元植也噘起嘴來,就能親到鄭澤運的那種距離

「澤…澤…澤運哥你剛剛說什…!」
還沒說完,鄭澤運竟然靠了上去,輕輕的在金元植唇上印了一下,但也馬上的離開,紅著不知道是因為酒還是因為吻而染紅的雙頰,低著頭嘀咕著
「因為元植每天都一直一直盯著我,所以…害我以為元植跟我一樣喜歡…喜歡…所以親…」

金元植腦子像是有跑馬燈一樣,閃過了剛剛鄭澤運親了自己,還說了以為跟自己一樣喜歡

這時金元植也不管不了這麼多了,一把拉過坐在自己對面低頭嘀咕的人兒,桌上的空酒瓶也因為金元植的一個拉扯,哐啷哐啷的掉到地板

「元植你…唔~」

一個霸道的吻就貼上了鄭澤運,舌尖也粗暴的頂開原本緊閉的雙唇,進入到溫暖濕潤的口腔,火熱的舌熱情的勾著鄭澤運那依然害羞的舌,鄭澤運雖然醉了,但沒有呆,他知道金元植正吻著他,原本害羞的人,也慢慢的回應著金元植給與自己的熱情愛意

良久,直到兩人都快不能喘氣才慢慢的分開,金元植靠著鄭澤運的額頭小小的喘著,鄭澤運則是閉著微濕的雙眼,被吻到紅腫的嘴大口的吸著剛剛缺少的空氣,但雙手還是依然的抓著金元植的衣服不放,這時兩人誰都沒說話,但兩人其實都心知肚明各自的心

金元植率先打破了沉默,抱緊剛剛被自己吻的暈頭轉向的人「一樣,一樣的,我喜歡哥,好喜歡,想要每天抱著你,想要你只對我好,更想要吻吻你…我喜…不對,是我愛你,澤運哥…」

「…嗚~」
「澤運…」
「嗚~不要,嗚嗚,不要看,現在不要看,現在我很醜,嗚~」鄭澤運讓金元植摸不著頭緒的哭了起來,鄭澤運緊緊的抱著金元植,像是等等金元植就要上戰場一樣,像是一鬆手就會消失一樣
「澤運哥…我…」
「嗚~不要…不要說話…我現在好亂,明明要高興…我」
「…澤運」
「…我沒醉,真的沒醉,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金元植,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

鄭澤運是喜極而泣,他也喜歡金元植,什麼時候開始,鄭澤運會說因為金元植進到了他築起的城牆裡了,而且當起能控制他心情的一個王者,所以要自己不喜歡他好像不可能了

說明白,就是金元植那一個簡單的擁抱,一個簡單的關心,還有無數…無數個體貼,讓鄭澤運像是吸了名叫金元植的鴉片一樣,喜歡的無法收拾

鄭澤運沒安全感是全團員都知道的,但只要在金元植在自己身邊,那莫名的安全感就會慢慢的浮了出來,因為金元植對自己的照顧跟平常車學沇給與自己的不一樣,有一個甜甜的味道,鄭澤運知道那是個喜歡的味道

當鄭澤運確定自己喜歡上這個比自己小,卻又給了自己無比安全感的人,是LR出道時,其實就是這幾個星期

沒有其他成員,鄭澤運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撒嬌,因為沒有那一生知己能依靠,讓自己隨心所欲,但金元植卻笑著跟自己說著“沒關係,哥有我呀!還有你的金Ravi在呀~別擔心,要是哥覺得累了…也跟我撒嬌吧~”

今天也是因為金元植拿了一袋水果酒說要慶祝一番,因為LR拿了第一個一位,不慶祝一下不行,兩人也就在金元植的工作室喝了起了

鄭澤運其實心裡一直覺得,金元植應該跟自己一樣喜歡著自己,但那說不出口的話,始終說不出口

他鄭澤運是個不會隱藏自己心情的人,要是真的喜歡,他會毫不隱藏的說出來或是表現出來,但對象變成了金元植,讓鄭澤運覺得不能如此冒然行動,要是金元植對自己沒那意思,那自己不就是自作多情,熱臉貼冷屁股,用不好搞不好連兄弟都做不成

看著眼前的酒,鄭澤運雖然覺得“藉酒裝瘋”是個很芭樂的劇情,但只有這個辦法,能讓自己安全,就算被拒絕,也還有個退身的理由,但…現在好像一點都用不上了

金元植看著膩在自己懷裡,說著喜歡自己,又說著怎麼辦的人兒「不用怎麼辦,因為我也喜歡澤運,好喜歡好喜歡,所以…你只要對我盡情撒嬌,盡情的愛著我就好,不用做任何改變,這要這樣就好…因為只要是你我都愛」

鄭澤運在金元植懷裡吸了吸鼻子,抬起頭看著這個原來也喜歡自己的男孩「…但我可是很愛吃錯的,你要小心了」

金元植聽到鄭澤運這樣說卻笑的很開心「沒關係,我不會讓你吃醋的,就算吃了我也馬上讓你知道你多想~」

 

▶▹▶▹▶▹▶▹▶▹▶▹

 

「…元植」
窩在金元植懷裡的人扯了扯金元植的衣服,示意要人注意他,沉在回憶中都金元植也馬上回過神,好看到微笑馬上染上了臉,笑的溫柔的看著鄭澤運

「嗯?」

「今天,我們LR一週年了呢…好快…」
「嗯…好快,但我愛澤運的心,已經不止一年,好久好久,喜歡澤運好久好久了,都不知道喜歡了幾週年了~」
金元植蹭著鄭澤運柔軟的頭髮笑說著

「我們會一直下去對吧…嗯?」
「當然,不管是VIXX,LR還是對鄭澤運的愛,都會一直一直的下去」
「元植…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你也喜歡這樣的我,真好」
鄭澤運雙手環過金元植的脖子,整個人壓了上金元植,也讓金元植倒在了床舖上

金元植雙手也緊了緊環在鄭澤運腰上的手「呵呵,澤運要多吃點呀~好輕,要是之後再戶外表演風太大把你吹走我怎麼辦~」

壓在金元植身上的鄭澤運爬了起身,坐在金元植的腰上,雙手放在金元植的胸膛前撐著「誇張…就會耍嘴皮,我吃了很多呀…但…只要你晚上不要來我房間就不會有事了…」

金元植馬上就聽懂了鄭澤運的話中話,加上現在鄭澤運的姿勢,對金元植跟本是個誘惑

本來聽話放在兩側的手也不安分了起來,馬上摸上了那絲綢般的白皙大腿,另一手也探入了鄭澤運的黑色背心裡,在鄭澤運的軟腰上磨蹭著
「那今天我來…難道現在是要我走嗎?」
「……」
「嗯?不想要我抱抱你嗎?」牽起其中一隻搭在自己胸前的手親了起來
「……我只是想跟你說LR一周年而已…我…」

看著又說著反話還紅著臉的人,金元植也不急,因為他知道鄭澤運害羞而已

「嗯?澤運想要我抱你嗎?想要我吻你嗎?」
「……」
「但我好想抱你,想看著你喘著氣,在我身下叫著我的名字,也想親吻你每一個地方,澤運…不…」
聽著金元植毫不隱藏,沒有多餘修飾的愛語,更不用說頂在自己股間那發燙的火熱,這一切讓鄭澤運更是低著頭,紅了臉的,放在戀人胸膛上的手更是揪著戀人的衣服不放「不要這樣,你知道我抵不過你這樣子的…抱我吧…元植,想要元植抱我…」

說完鄭澤運馬上趴下身,黏在金元植懷裡「我愛你金元植,我們,還要一起度過好多好多個週年」
「會的,我的鄭澤運,我的L,我愛你」

 

澤運呀~LR一週年,對於我來說實在很重要
因為LR你走向了我,
因無LR讓我知道並不是我自作多情,
鄭澤運因為有你,才會有LR,才會有我金元植 ,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只因為我愛你



【你很幸運,你可以選擇愛我,或是不愛我,但我只能選擇愛你,或是更愛你】

【但我的選擇永永遠遠…都只會是愛你或是更愛你,因為我是元植傻瓜】

 


 ----------------------------------------------


是的,我被恐怖的貼圖恐嚇XDDD
說為什麼不是今天發文XDD
所以還是變成今天發了

LR對於我的重要性很多~

但太多了所以就不說((ㄟ?!

這篇其實還有很多很多可以寫
但我還是覺得這樣點到為止就好了
因為要是寫得太詳細不就沒有想像空間了嗎~哈

雖然已經離周年有段時間了
但還是發出來給大家看了~XDD

真心感謝大家願意等我這慢吞吞的傢伙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
我愛大家~


评论(7)
热度(32)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