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吻的意義十題】



5. 親吻腳尖.崇拜. (KEO) 中


當然,國家足球隊根本沒有不用練習的時候,李在煥心理明白,所以李在煥只要一有空,就會抱著素描本跑到足球場邊,看看鄭澤運踢踢球,自己也畫畫圖,但還是一心期待鄭澤運能來到他的畫室,他想在更了解鄭澤運一點,就算…只有一點也好

這天下午,突然的一陣雷雨,讓李在煥第一次覺得梅雨天真好

看著突然下起的大雨,李在煥雖然心理有點期待鄭澤運會不會就這樣來給自己來當模特兒,但又想想,已他那牛個性,很不一定
看著窗外的雨,再看看自己丟在一旁的手機,李在煥嘆了口氣,手也跟著撫上被雨打濕的窗「澤運哥…好想你…」

正當李在煥想要放棄鄭澤運會來的機會時,就聽到畫室外一陣吵雜,本來對這種事一點都不感興趣的李在煥也百般無聊的探出頭,看看每天都安靜的美術系大樓發生社麼事

一探出頭,李在煥馬上看到那最近才把頭髮染回黑髮的人兒,但卻是全身濕淋淋的的站在走廊上,兒正被同系的學長唸著「同學,要是走廊上的畫要是被你用濕了怎麼辦?這麼大雨怎麼沒帶傘?你開玩笑呀?」

在李在煥眼裡,鄭澤運現在像隻被雨澆濕等著主人領回的黑貓一樣,李在煥這時馬上回過神,衝回自己畫室,隨手拿了一塊自己用來蓋畫的白布就衝向了鄭澤運,但李在煥卻像是要綁架一樣的從頭蓋上了布,一把把鄭澤運抱了起來

「唔啊!」
「學長不好意思,他是我的…模特兒,第一次來不懂規矩,抱歉」
李在煥形式上微笑著,但內心卻是一把火在無盡的燃燒著,丟下這句話後,李在煥頭也不回的抱著鄭澤運走回了屬於自己的天地

鄭澤運也乖乖的被李在煥這樣的抱回了畫室,進到畫室後,鄭澤運被李在煥輕放到沙發椅上,李在煥也自顧自的走到一個櫃子前東翻西找的

「…在煥,我…抱歉我」鄭澤運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的徬徨無助,也深刻了解李在煥他們對待作品猶如自己對待足球一樣,剛剛被訓話時鄭澤運才發現,自己都沒有好好的看過李在煥的作品,突然覺得自己很過分,混亂的腦袋裡只出現了無限多的抱歉與抱歉

「澤運哥的傘呢?」李在煥頭也不回的繼續在櫃子前翻找著東西

「我…元植沒傘,給了元植…」
「哥~這樣你不久也沒…」
「我沒關係…要是元植感冒就不好了,而且我是哥…我沒關係」

李在煥有點無奈的拿著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件襯衫,聽到鄭澤運的回答,雖然有想到可能因為金元植的種種,但聽到最後那句“而且我是哥”卻讓李在煥有點高興,或者說是…放心

「但…在我看來澤運哥現在是一隻淋濕的小黑貓而已,衣服脫了吧!」李在煥蹲在在沙發上呆愣的鄭澤運眼前,用著極度溫柔的眼神看著眼看著讓他想好好保護的人前

鄭澤運則是被嚇呆的紅著臉看著李在煥,支支吾吾的「我…我,為什麼要脫衣服?我…我也不是小貓…」

「哥你都全濕了,不換件衣服不行的呀~給,應該沒穿過,哥先穿吧,我把哥的衣服拿去烘乾」
聽到李在煥這樣說,鄭澤運才乖乖的點著頭「但…我不是小貓…你才是小狗呢!」但還是堅持著自己不是小貓

「哈哈~好好好,澤運哥快去換衣吧~還是…!!哥,你可以…可以裸著身給我素描嗎?啊啊!背面就好,頭只要微微的轉過來就好!啊!我不會勉強澤運哥你…」
突然想到不久之後的展覽,李在煥想到要是能用鄭澤運參展就覺得有點興奮,但還是要鄭澤運能答應自己的要求先,才有接下來的所有可能

「…可以,所以我…只要轉過身就可以了嗎?」

可以說李在煥怎麼也沒想過鄭澤運會如此快速答應,雖然有點驚訝,但還是覺得自己開心的快要飛上天了,李在煥瘋狂的點著頭,教導著鄭澤運要怎麼擺姿勢

「所以…我真的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嗎…」
鄭澤運背著李在煥,雙臂環抱著雙腳,趴在雙膝上,臉微微的往後看著,原本就因為雨水浸濕的白色素杉也脫了下來,全身只用來剛剛李在煥包著自己的白色布料包裹著只穿着內褲的下身,剩下的布料就散在一旁,鄭澤運白皙的肌膚在畫室溫柔的黃光照射下像顯得更加美麗

「…哥…」
「…嗯?」
「…澤運哥」
「…在煥你」
「…天使,澤運哥真的好像天使一樣,像天使一樣的出現在我眼看呀~」

「…你,快畫,別在那邊…」
鄭澤運覺得自己現在的臉應該熱到放上熱水壺馬上能燒開一樣,但又不敢亂動,只能把臉更外臂灣裡一點

因為變成不能亂動的人兒,動作也不會感到特別累,鄭澤運也不小心把在心裡唱著的歌也不小心哼了出了

「喔喔!!哥~~」
「!啊,對不起,不小心就…」
鄭澤運聽到李在煥的叫喚聲,馬上不好意思奪口而出,心想著自己是不是影響了李在煥

「不是,是哥你唱歌…很好聽!我第一次知道哥唱歌這麼好聽!像碳酸水一樣!」
「我…我沒有這麼好…」
鄭澤運很開心,很開心李在煥稱讚自己的歌聲,雖然也常常被金元植或是李弘彬稱讚,但聽到李在煥稱讚自己,莫名有種光榮感,這小小的稱讚也讓鄭澤運微發紅的臉蛋掛上了甜甜的微笑

「…但,對我來說,澤運哥一切都很美好~哈哈」
李在煥看著雖然語氣變化很多,但還是依然乖巧的維持著動作的鄭澤運笑著說
「笨蛋…」

接下來的一連串的梅雨季,讓鄭澤運只要沒事就往李在煥的畫室跑,除了有溫暖的地熱,還有無上限的咖啡能喝,雖然自己要脫了衣服露出後背來,但對自己來說好像一點都沒有吃虧的樣子

當然日積月累,鄭澤運也越來越了解李在煥這個人,雖然每次都是可愛的笑臉看著自己,但只要一開始認真做畫,李在煥就像換了個人一樣,認真的眼神透漏著李在煥對畫畫的愛與熱情
鄭澤運很喜歡這樣的李在煥

這天雨特別大,而且今天還是金元植送鄭澤運來畫室的

「澤運,要回家時給我打電話,知道嗎?別讓我擔心?」金元植一臉寵溺的搔著鄭澤運的耳朵
鄭澤運也習以為常的隨金元植的搔弄,點著頭「嗯,等等上課要認真,別又要我救你,知道?不然阿姨又要唸你了」

「我們澤運最好~只有你擔心我~我走囉,回家時給我打電話喔~」
「拜拜…」

看在李在煥眼裡,這時常在自己眼前上演的十八向送的兩位主角鄭澤運與金元植,心想真的演不會膩,自己雖然看的有點膩還有點眼紅,不過他李在煥好像沒有全力眼紅就是了

想著剛剛的畫面,李在煥看著眼前白皙的後背,噘了噘嘴
「哥,我可以問你問題,你回答我嗎?只要回答就好~」
「…不要太奇怪的,可以…」
「奇怪是什麼?比如喜歡那種體位嗎??」
李在煥不知道腦袋當時在想什麼,脫口而出才發現自己說出會讓鄭澤運害羞的問題,當然,鄭澤運如期的大喊著,這次連白皙的身體都滲著淡淡的粉紅,可想見,鄭澤運害羞到不行

李在煥其實就像是在做身家調查一樣,但也讓李在煥知道,鄭澤運在家是老小,上頭還有三個姐姐,因為自己的一些事很久沒有聯絡了,與金元植和李弘彬因為從小鄰居所以認識到現在,喜歡小動物小孩子,喜歡吃任何好吃的,一天不喝咖啡不行,還有目前…有在在意的人

聽到鄭澤運這樣說,李在煥其實一半開心一半擔憂,因為他也可能是鄭澤運注意的那一個人,李在煥也很單純,心想要是真的是自己這樣他現在不把握那也太笨了,而且要是真的不是自己,頂多打哈哈過掉就好

「那個人…是元植嗎?」說實在李在煥還是會怕,所以一開口就先說出自己最害怕的選項

只看見鄭澤運輕輕的點著頭,但又搖了搖頭「…在煥,是不是也覺得我很奇怪,奇怪的那麼黏著元植」
「…我才…」
「我很喜歡,很喜歡元植,我喜歡依賴他,喜歡他對我無盡止的溫柔,但…元植只能當弟弟,永遠的弟弟…」
「……」
「在煥,應該也感覺出來了吧~也就因為這樣的我…讓我好久好久都沒有跟姐姐還有爸爸媽媽他們聯絡了,我…不能把這麼好的金元植拉入跟我一樣的漩渦裡,而且我還能在這裡繼續讀書,踢著我喜歡的足球也因為元植的媽媽,所以我更不能…不能…唔!在煥你…」

「所以你在意的人會是我嗎?我好希望是我怎麼辦…?只要有你在再怎麼混沌的漩渦都沒關係…」李在煥聽到鄭澤運說著金元植永遠都是自己的弟弟時,就已經放下手中的畫筆,慢慢的走近鄭澤運,那看起來很寬闊堅強的肩膀,讓李在煥覺得那只是鄭澤運用來故做堅強的裝飾品而已,他不知道鄭澤運是做了多大的勇氣才跟自己說這件事,但他也很高興鄭澤運願意相信他,為他敞開心房跟他說著這不一般的感情

「…」
「所以是我嗎?那個能讓你這天使在意的人幸運之人是我嗎?澤運…哥?」

李在煥從後頭完全看不到鄭澤運的表情,但他知道鄭澤運沒有推開自己,李在煥蹭著鄭澤運柔軟的黑髮,身上獨特的香氣與舒服的香水味混在一起,讓人想貪婪的嗅著

「一點都不幸運…我幼稚,愛吃醋,而且我還是有這麼一點…」鄭澤運不知道為什麼會跟李在煥說這麼多,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吧自己隱藏的事告訴李在煥,是有把握李在煥不會推開自己,還是什麼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隨著心就說了出口,看著環住自己的手臂不是每次環住自己的那雙手,不習慣但卻有種安心跟溫暖的感覺

「我不介意的話呢?我不介意澤運哥你還是喜歡金…」
「不要!我…」
「澤運我喜歡你,讓我愛你好嗎?」
李在煥用了所有的力氣吧眼前這傲氣的貓轉了過來,面向自己,紅撲撲的臉蛋,細長的貓眼像是玻璃珠一樣透亮的看著自己

「讓我保護你,讓我愛你,只要你有一絲絲覺得你也喜歡我,我都好…」
「…你是笨蛋吧…」
「可能因為我喜歡上的那個人也是笨蛋…」

看著鄭澤運主動環上自己脖子的手,李在煥原本撫在背上的手也馬上攬過鄭澤運的軟腰,讓鄭澤運整個人貼向自己,唇也就直直的咬上那果凍一般的唇

之後,兩人很有默契的都沒有在提過這天的所有,坦承,告白或者是兩人的初吻,但兩人的相處卻又有點點的不一樣

李在煥開始喜歡出來繞繞晃晃,鄭澤運慢慢的沒有那麼黏著金元植,當然兩人都知道是因為對方,讓自己有所改變

「澤運,下個月我的畢業個展,能來嗎?」
李在煥指頭繞著鄭澤運柔軟的頭髮說著

「時間…」
「20號」
「…」

鄭澤運沉默,對,20號當天有比賽,不可能不是去,應該是說非去不可,但李在煥的個展…怎麼辦…?

「幾點…到幾點」鄭澤運轉過身,看著抱著自己的人,問說著
李在煥被鄭澤運突然的認真給嚇了一跳,但也馬上反應過來的回應對方「晚上六點半!澤運…有時間嗎…?」

聽到時間後,鄭澤運可以說是送了一口氣,六點半,從比賽場地到李在煥個展的地方時間上非常充足,一想到可以不用顧慮任何的踢著自己喜歡的足球,又可以去看他喜歡的李在煥的個展,鄭澤運又變成了一個愛撒嬌的貓兒,抱著李在煥這親親那親親的

「在煥…」
「嗯?」
「吻我,我想要在煥的吻…」
「以後,這話只能對我說,知道嗎?澤運…」
接著就是唇舌間的各種探索與愛撫

但,不管什麼事情,偶爾還是要想想最壞的打算,比如現在…下著雨加上看不到李在煥

「不好意思,沒有邀請函或是穿著正裝不能進入的同學」
被阻擋在外的鄭澤運除了錯愕外,就連原本美麗的臉蛋都染上了慌張,他實在沒想過會是如此正式的個展

但好險的事,他先叫本來跟著自己的金元植先回家去,不然以現在的狀況,金元植不衝過去把這人說到讓自己進去他不叫金元植

看著那緊閉的門,鄭澤運也知道不可能硬闖,對著為個展服務的同學點了點頭,就往一旁一連串的花圃走去,找了個比較沒被淋濕的石檯坐了下去,看著下不完的細雨,鄭澤運覺得這雨是在告訴他不再要接近李在煥一樣,就像第一次去到李在煥的畫室一樣

要是他沒答應李在煥的邀約
要是他不愣住的馬上出去
要是沒有了解李在煥
要是沒有與李在煥坦白
要是沒有接受李在煥那溫柔的愛
要是…自己沒有真心的喜歡上李在煥

好多好多的要是,但那都是多說了,因為全都發生了

「…我果然,太貪心了…但,還是好想見到在煥…」鄭澤運看著無情下著雨的天空,覺得全都是自己才會這樣,但就是不想離開,鄭澤運覺得,要是李在煥突然出來了,他要是走了怎麼辦,他不想讓李在煥臉上有失落的表情

但一等就是半個小時,鄭澤運身體其實沒有想象中的這麼好,淋了半小時的細雨,吹了半小時的冷風,鄭澤運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飄飄然的了,看著個展的結束,熙熙攘攘的人走了出來,但到最後還是沒看到屬於李在煥的身影,鄭澤運有點搖搖晃晃的站了起身,剛走到臺階時就看到了那想了一整天的人影,但自己卻步了

「嗯~謝謝來看,真的」
看著李在煥對來觀展的女孩溫柔微笑道別,鄭澤運知道這是應該的,但卻覺得好不舒服,那笑容不是只屬於自己的嗎?

「…不要這樣笑呀…在煥…」鄭澤運這時才覺得自己真的是李在煥養著的一隻貓,看著別人對自己主人示好就會不開心,就會炸毛還會難過的一隻傲嬌又貪心的貓

可能一時沒注意還有一小階階梯,鄭澤運的腳頓了一下,就覺得自己飛了出去一樣,可能因為失落感,脫口而出的名字不是自己一整天心心念念的李在煥而是“元植”


评论
热度(14)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