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eo是真理~
/ _ \ ʃ ♥ ƪ ㅇㅅㅇ

基本這裡就是放文跟發花痴的地方
甜蜜蜜.或是R18都有
腦洞大,很愛腦補
大家自行斟酌,不喜歡就請別看了吧~

歡迎勾搭喔~(*ˇωˇ*人)

錯字什麼的…就原諒我吧
但我看到我會改的~

轉文請先告知在轉文
讓我們互相尊重

以上~

私人物品 REO R15?

「嗯哈~元…啊~」
「等等我拿~」

金元植一手護著在自己身上喘著氣的年長戀人,一手伸長且奮力的掏著自己後背包中的東西

早已因為深吻而癱軟在金元植身上的人兒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扯了扯金元植的衣服
「…不是沒帶了嗎?今天早上看到播出……要不…我……沒關係」

 

這句不得了的話語,由明明一臉害羞的年長戀人嘴裡說出,加上兩人上下身的碰觸,下身的燥熱與戀人那不聽話的胡亂扭動,讓金元植瞬間放掉手上那原本好不容易拿到的小瓶子

 

「我會好好幫澤運擴張的,別擔心」
「…給我,我要元植」

 

鄭澤運難得的主動,讓金元植真的不想管這麼多了,現在腦子裡只想要好好愛著眼前這個一直挑逗自己的壞貓

 

-

 

踏出浴室,擦乾頭髮,金元植馬上轉去了鄭澤運的房間,一開門,就看到剛剛還在自己身下嬌喘的人坐在床上等著自己

 

金元植馬上跑上了鄭澤運的床,像隻大狗一樣,抱著鄭澤運不放

「……怎麼不把頭髮擦乾」
「想澤運…你怎麼看了播出?昨天不是排練到很晚嗎?」金元植雙手環著鄭澤運嘀咕著,腦袋靠在鄭澤運的肩頭,貪婪的嗅著鄭澤運身上那不一樣的香氣

腦袋想著鄭澤運昨晚明明就為了演唱會排練到很晚,怎麼不再多睡一會,一邊心疼一邊卻又覺得甜蜜

 

「…想看元植呀」
鄭澤運拉住那一直隨意亂摸著自己的手,放在自己唇旁蹭了蹭

 

「所以才知道我沒把潤O劑放身上?不開心?」
「沒有,沒有放身上比較好」

金元植順著鄭澤運那已經退色,又變為偏金色的軟髮,寵溺的說著
「怎麼可能會讓人知道呢~」
「…“VIXX Ravi 隨身攜帶潤O劑與保O套”要是出來這篇報導就完了,所以…元植做的很好,沒有帶在身上」

 

「呵呵~那澤運要獎勵你的元植呀~」

鄭澤運抬起頭看了看金元植,又把頭轉了回去,低著頭說著小而甜膩的話,可愛的粉色也染上了鄭澤運的臉頰與耳朵「…所以剛剛讓元植沒戴O套做了呀…」

 

“好可愛呀~”

金元植想著鄭澤運真的越來越可愛了,這可怎麼辦才好,但同時也想到,要是鄭澤運知道自己是因為剛剛那脫口而出的沒關係,順理成章的當作潤O劑沒帶在身上,不知道鄭澤運會不會又生小脾氣不理自己

 

不過,自己當然不能讓這可愛的戀人知道,既然都變成這樣了,那就當做是老天給自己的禮物好了

「那…找一天我們一起去挑個新的潤O劑好了~」
「!……這樣,我們要變裝囉?」

 

看著那聽到提議而心動的鄭澤運,金元植不經又想欺負一下

「看澤運喜歡什麼口味的,蜜桃、草莓、還是蘋果,不管是潤O劑還是保O套,澤運自己選~」
金元植說完後還在鄭澤運那敏感的耳朵上輕舔了一回
然而那好不容易消退的粉色又跑了回來,讓鄭澤運又變成了一顆熟透的小蘋果

 

「你真的就是人家說的斯文變態,而且現在還帶著眼鏡,更像……」
「我是呀~但澤運不是就喜歡我這樣?」
「我…我哪有!」

 

「那澤運喜歡什麼味道?」
「你不要轉移話題!」
「喜歡什麼味道呢?蘋果?草莓?」

 

「茉莉花」
「嗯?」


「茉莉花的味道……」
「欸?之前那瓶…」

想著茉莉花,金元植這時才突然想到,還在包包躺著的那瓶潤O劑,就是鄭澤運說的茉莉花的味道

 

才剛想說出自己的發現,那原本被自己牽著的手瞬間放掉了自己,那雙手也實實的摀上了自己通紅的臉蛋

「因為跟元植的味道很像……」

 

聽到這樣的回答,金元植瞬間覺得他的小兄弟可以再來個幾發了

大手環上鄭澤運的腰,用著已經再度鼓起的小兄弟頂了頂鄭澤運的尾椎

「那我要把澤運整個人染上茉莉花的味道才行呢~」
「唔!?!」

 

「還有時間…澤運再來吧~」
「你…你不要說這樣的垃圾話!」

 

「你明明喜歡,你看小澤運又站起來了喔~」
「嗯哈~不要摸!啊哈~」

 

「我會把澤運每一處都沾上我的味道的~」

 

 

…………The End…………


((配圖在新家,不懂得可以看一下,沒OO版也在新家

不知道會不會被屏蔽,雖然我覺得沒什麼
而且我還加工了!!
但就是....要是屏蔽就去新家吧XDDD


總之
我小夥伴的要求
所以有了這篇的腦洞XDDDDD


所以我奮力的填好洞了

希望大家喜歡XDDDDDD


最後再貼心跟大家說
他是貼心的好情人喔~
保O套、潤O劑都會帶在身上的好男人wwwwww

 


评论(4)
热度(44)

© 圈圈裡的質數 | Powered by LOFTER